*

颈椎复发痛到醒 靓仔医师神针艾炙更送“猫治疗”

巴士卢,讲得对,人过六十,最忙找医生。我颈椎引致,手痛旧患复发。个多星期,出入推拿、跌打医生门。医极都是,差少少。开门仍是,不够力。睡到一半,仍痛醒。

行家孙推荐,旺角黄针灸,不到四十,医好姪女腰骨患。急忘即时,致电求医。姑娘动听声音传来,要排队等两个星期。唯有惨声求姑娘,帮忙叫医生,我瞓不到好惨啊。

姑娘话没办法,今天不登记,先去银行入按金。两星期内,无得睇病。失望的我,正要回家。电话向起,姑娘又说刚刚有位,三十分钟到,可以睇埋你条硬颈手。望见华佗,飞车旺角。入到诊所,见到条靓仔小黄医生。牛头裤,短抽T恤,脚指插胶拖。还有几头肥猫,懒洋洋欢迎我。医生揸住枝,好似离世明星梁醒波,常常抽食的雪茄物体。慢慢撚,对住大婶,右手关节,皮肤一吋外,慢慢转,慢慢艾灸。

图:小黄医生的肥猫

图:小黄医生的肥猫

医生好正,又青靓白净。成个饼印,似足麦唛作者,谢立文。最重要作风行为,亦是谢立文。因为我的老友谢立文,就是我行我路,不畏人言,过豁达生活,存在主义者。喜欢慢活,喜欢音乐,喜欢自己,撚两味,又喜欢猫。听住波士音响,播放洋曲。

睡了的猫

睡了的猫

猫就懒洋洋,走埋来插着针、睡在床上的我,摆起牠的尾巴,扫上我的脸。就如春风,拂上我的脸。真是浪漫得,无与伦比。睇针灸医生,竟然有这个,猫亲热的浪漫送,这个境界,只有这家,全球独家。中医首家,有猫医生,舒缓病人,紧张的情绪。

走进治疗室的猫

走进治疗室的猫

通常看中医,他年不过六十,我都不看。因为中医,一主要是累积经验,二是家族传承,三是有缘得能人传授。中医中医,要看中医,一定要看老中医。这句顺口溜,看惯中医,人人都知。因为中医,以前无系统,好中医都是靠经验,靠家族传承。靠世外野外高人,有缘得授。如果小黄中医,不是有医好,朋友姪女口碑,我都不敢看。

所以我相信,小黄靓仔医生,除学院学习,应有世外野外高人,有缘传授。我首次看针灸医生的日子,我相信小黄医生,仍未来到这个世界。我正在想颈肩手,今次最少,都要挨廿针。正常针炙的闪电痛,谷到患处。点知小黄医师,三针就停手。完全无针灸的,闪电痛谷的感觉。

他更施施然说,“我针灸,以舒服为重要。”正想,咁舒服,都有效果。不是苦痛,仍是好药?想都未想完,患痛处,就谷涨,效果到,我就安心睡。到拔完针,坐下灸。

靓仔小黄医师,揸住碌大雪茄,帮我一路艾灸,一路说病情。讲开就讲到,建好的中医院。他就感慨地说,香港中医院开张,中医发展有希望。但是他与同学们,给主事人建议及推荐,世外能人作导师。揸着建制令牌的主事先生们,一句“无牌无学位証明,请他不要踏入我学院。”

真是作为香港人、中国人都要伤心。咁狭隘眼光,又怎样帮到香港,做好中医院?香港人及中国人都知,中医有系统,都是刚过百年。所有中医,都是隐于省、隐于市、隐于县、隐于镇、隐于乡、隐于野外、隐于深山、隐于寺院、隐于道观。你点样叫,藏医、少林医憎、有証书?叫武当道士,取証书看看?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超级恶霸

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之一《为副不仁》(Vice)讲述2000年就任副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