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线权”势在必行

法国哲学家福柯在著作<规则与惩罚>提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监控的工具和手法就愈益成熟,对人类的自由便愈加限制。以军队为例,由于武器的改进和布阵的改变等因素影响,针对军人和军队的规则有增无减,除了精神层面如服从、纪律以外,还要控制作战时军人各个身体部位的姿势、肌肉的松紧、节奏、呼吸等,令本已受到高度监控的军人面临更多限制。

 

 

同样地,对于打工一族而言,随着科技的发展,雇员承受的压力亦与日俱增。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只要雇员下班回家,上司也难以接触员工,要求在家继续工作。但是,电邮面世,加上社交平台和通讯软件应用成熟,人与人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促成许多员工在下班之后仍然收到公务讯息并需要在家完成工作。

 

 

最近,香港文职及专业人员协会进行一场有关在工余时间接收公事讯息的调查,发现超过9成受访者曾经面对有关情况,并有多于8成的受访者表示感到困扰,认为有关讯息影响日常生活及团队关系。同时,绝大部分受访者支持政府立法或制订指引,让员工享有“离线权”,避免员工在非工作时间接收工作讯息。

 

 

事实上,“离线权”已经逐渐得到世界各地的重视。在法国,任何50人以上的企业,其员工都有权选择在下班后拒绝接收任何工作讯息及执行公务;至于德国,目前亦积极考虑订立法例,禁止所有企业在晚上六时后联络员工。相关的“离线权”法案,在台湾、纽约等地方亦成功立法或准备完成立法。

 

 

事实上,制订工时的目的,就是区分工作和生活的时间,让员工在工作之余,亦可享有休息时间。假如雇主不近人情,在非工作时段与员工联系,就是侵犯员工应有的休息权利,漠视员工的人权和需要。

 

 

香港的工时之长已经冠绝全球,平均每周工作50.1小时,不但高于所有先进、发达的国家或地区,更加高于劳工保障相对落后第三世界。现时员工没有“离线权”的保障,即是变相鼓励雇主增加打工一族的工作时间和压力,令打工一族的待遇惨上加惨。

 

 

多个学术研究早已表明,工时与生产力并无直接关系。相反,如果雇主无休止地增加工时,只会损害员工的健康和积极性,反而会导致表现下降,不利生产效率。因此,为了雇主和员工的着想,减少工时,避免为员工带来不必要的压力,才是双赢的做法。

 

 

当然,可能部分雇主担心,以“一刀切”的形式立法,将令劳资双方的互动失去弹性。例如当公司出现非常重要的公务,需要同事回家立即处理,“离线权”便会成为障碍,影响公司的利益。因此,笔者及多数劳工团体认为,政府应该首先推出“离线指引”,希望资方能够自律。假如成效不彰,才真正推动立法工作,让需要在家工作的员工得到合理的薪资补偿。

 

 

正如很多杰出的商人指出,以人为本,尊重员工才是企业生存的关键。因此,资方与其想着如何从员工身上榨干一分一毫,倒不如由员工的健康和利益开始,着手打造良好的工作环境,使双方都能从中得益。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