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古人说“长江天险” 那么黄河呢?

不论中外,历史总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家看中国历史时,可发现在分裂的时期,南北对立的时间相对较多,对立时也主要以长江为界,故长江往往就成为军事上南北对立的天险。长江和黄河作为中国两条最大的河,我们往往只听到长江,在中国历史上很长时期内都是军事上的天险,至于黄河呢?角色从来都不是,但不代表没有天险。

“赤壁之战”成为三国鼎立分水岭,东吴靠长江天险保护江东。 (网上图片)

所谓天险,就是天然的险阻。至于长江成为军事上的天险,很多时都从《三国演义》为较多人熟悉:孙吴盘守长江以南的江东地区,长江成为曹操统一天下最大天险,“赤壁之战”也成为三国鼎立的分水岭。然而,长江成为天险,早在项刘争霸就显现,当年,项羽乌江自刎,不肯过江东之前,从要为项羽渡河的船长的语气能猜到,刘邦要想打到江南,应该不是容易的事。也许只是项羽嫌弃长江以南不正统,不肯渡江。否则,南北对峙也许早于三国前出现。

项羽与刘邦 (网上图片)

在三国之前,为何没有“长江天险”一说?这也许与春秋战国前,中国版图还没有发展至江南有关。中华文明当时主要集中黄河流域,中原一带,江南是大片“蛮荒之地”,未受重视。到了春秋战国军阀混战,也是集中中原一带,南方即使有吴越等政权,但这些诸侯国的称霸依然集中于长江以北,如楚国的首都郢也在长江以北,吴国称霸时也是在江北的。到了秦统一六国,楚国首都被攻下,消灭了楚国,不需大费周章渡江,自然没有天险之说。

由于春秋战国到秦汉以来,各政权对江南的开发,不少人也认识到江南广阔,少战争干戈,更适合发展经济,于是日益重视,后来东汉末年,东吴历经三代,让江南成为相对繁荣地区,是鱼米之乡,能够确保政权稳定,所以,长江就成为分裂政权的屏障。“长江天险”之说,就在三国形成。

画家笔下的淝水之战 (网上图片)

到了东晋南北朝时期,虽然一统北方的前秦与东晋爆发的战争为淮河流域的淝水,但东晋凭借立足的还依然是长江天险,淮河只不过是长江天险前沿。五代时国时期,南北政权林立,但依然能够看到以长江为天险而鼎立的影子,两宋时期,南宋之所以苟延残喘,依据的也是长江天险,明朝末年,南明同样希望以长江为天险割据,即使是近代的历史,长江也依然是中国军事上的天险。

至于在古代至近代战争上,河流为何会是天然险阻?是因为军队渡河时所花费的力量,比起陆地行军更复杂有关,至少需要借助船只等工具,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过程中有巨大风险,全军的指挥系统不能像陆地般正常运作,或者局部性质瘫痪,军队会较易陷入混乱。所以,古代兵法有云:“半渡而击”,就与以上所说的风险有关。让你渡河渡半时,突然发动进攻。这时,你军或许还有一部分人在船上,有部分人在岸的另一边过不来,剩下的人很易处于慌乱。前秦与东晋的淝水之战,前秦就是想吸引东晋军渡河偷袭,结果大军后退自乱阵脚,引起混乱出事。

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常被并列。图为《九州山川实证总图》(网上图片)

那么长江是天险,而没有黄河天险一说?不是因为黄河不是天险。事实上在古代,黄河两岸的战争都对于渡过黄河这一点非常重视。北宋以汴梁为京城,当时对于北方的少数民族来说,黄河就是天险,如何守卫住黄河,不让辽人、金人渡黄河,就如同南宋死守长江防线是一样的。但相比于长江来说,黄河被视为“天险”被使用的时候不如长江多,所以多人听“长江天险”,而不是“黄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