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洲建军

上星期,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面,表达对欧洲国家在北约军费上负担不足的不满。这位以美国优先的总统,认为欧洲的“又食又拎”的态度是对美国不公,因此要求法国承担更多军费。此言一出,马上引来欧洲领袖的反弹,马克龙及德国总理默克尔纷纷表示有意建立欧洲军队,抗衡现时由美国主导北约的局面。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北约,是冷战时期的产物。它的成立,是用于应对以苏联及东欧国家为首的华沙公约组织。透过建立军事同盟,保障美国及西欧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

 

不过,随着冷战结束,苏联瓦解,欧洲承受的军事威胁日减,再无诱因与美国在任何外交和军事行动上同一阵线。对于美国而言,北约成员众多,是其建立世界霸权的重要棋子,一直希望维持领导地位。不过,随着狂人特朗普上台,提出“美国优先”的口号,任何不必要的高额开支都成为特朗普的针对对象。而事实上,美国对北约的贡献的确最大,承担的军费是法国的10倍,德国的15倍,其他小国自不当说。

 

既然美国领袖有意“缩沙”,法、德各国又对北约颇有微言,由后者促成欧洲军队,似乎是符合双方利益的做法。

 

有意见认识,现时世界格局一分为三,美、中、俄三强鼎立,欧洲必须团结一致,才能产生制衡的作用。然而,根据过往欧洲合作的经验,始终难以发展团结而强大的力量,即使未来成功建军,对打破“天下三分”的局面效果有限。

 

法、德两国锐意摆脱北约,原因正如马克龙所言,就是“不要成为美国的附庸”。虽然两国文化、制度、信仰、价值、甚至利益有相似之处,但是欧洲只愿与美国成为合作伙伴,而不是被牵着鼻子走的“小弟”。

 

历年来,由于美国出于一己私利,已经多次拉盟友下水,逼使他们介入多场的战争或外交冲突,如敍利亚战争等,令欧洲国家心生不满。如今特朗普上台,美国对欧洲的立场和态度逐渐摇摆,正是法、德两国摆脱美国控制,重新建立欧洲对外事务立场的时机。

 

虽然欧洲各国逐渐紧随美国步伐,在审查中国对外投资及输出高端科技方面收紧规定,但是以马克龙和默克尔的目光,绝对明白与中国合作,特别是吸纳“一带一路”投资对国家经济的重要性。只要在军事及外交上成功独立,自然可以较少忧虑美国的看法,在中、俄方身上赚取好处。

 

因此,特朗普以为减少北约开支是有益美国的决定,但其实只是进一步削弱美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疏远昔日的盟友,甚至令他们倒向对手一方。如是者,特朗普便是美国的千古罪人。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市务营销求“安心”

“安心”偷食事件是过去几天的热门话题。利用社交媒体监察系统搜寻香港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