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罢卖壹周刊风高浪急 减书加游说化解败局

上期讲到当年壹周刊减价,由二十元减到十元,本来对报贩有补贴,后来要取消,触发报贩罢卖。

我紧急救亡,与报贩协会主席张国定及头领们开会。我话,“不要因为对家带头搞周刊减价战而乞求,不要因壹周刊不愿意补贴差额而罢卖。我更保証如果将来苹果日报再减价,绝对不会,取消补贴。如有违反,我勤力得,第一时间,不做壹传媒生意。”

但是报贩协会主席定叔,及一众与会头领,都不为小强口舌所动,小强唯有,黯然离开。一路驾车回家,一路想,我曾叫过百老友,去各区罢卖壹周刊重点,售卖壹周刊。我还被对家报社报警,被人赶又登埋报,重上埋电视新闻。真是想极都不通,乞求又不成,自己去卖又不得,但肥佬黎主席与何国辉总裁摩记,又紧逼要下期解决。忐忑心情,一路想一路开车回家,不撞车都算好彩。

图:当时有报摊贴出停售壹周刊的告示。

图:当时有报摊贴出停售壹周刊的告示。

想了很多个白日及苦夜,想起信报作者,金鹰专栏,写成功人士,怎样创业。想起信报,创办人林行止的文章,说产品,最重要是品质。想起佛利民及张五常,怎论供求。又想起壹周刊,根本不够卖。每期回书,都不够1%,即是卖十几万本,卖不出的回书只有一千多本。摩记控制壹周刊印量,通常出书后三天左右,壹周刊主要销售点都沽清。所以当时,报贩及连锁零售点,常常要求,我们加书,增加供应量。想到品质及供求,大脑突然好通透。好似天光,好似大脑明白,怎样去做去冲,去解决问题。即时打电话通知,当时因罢卖事件受压力而苦恼的壹传媒发行阿头,江总监。

后来我与自己公司各区主管,以及壹传媒发行冮总监开会,决定下期壹周刊出书,先发行一半,余下一半,存放印刷厂。每区抽一半报档,减三份二书。另外一半报档,减一半书。制造供应紧张问题,令报贩不够书卖。从而制造读者抢买壹周刊。制造紧张,倒过来给报贩压力。

我想得超通透,怎样解决问题,怎样利用壹周刊好卖,以及供求关系,作为解决报贩罢卖威胁。首要是,等报贩打来投诉不够货。我们要回答,卖一本,蚀一本,所以壹周刊决定,减出书量。但是绝对,不能给广告商知道,否则4A广告商,就误会我们真的是减书,因而会抽广告啊。

到出书当日,我电话响过不停。我当天早上,接到报贩电话,话不够壹周刊卖,最少收到五十个电话,我一一解释,希望报贩帮忙,解决问题,是要取消补贴。否则,壹周刊就没有能力,继续维持印书量,甚至有执笠的危机。接听不到的电话,转落留言信箱,搞到信箱爆满。当到中午,报贩休息,我特意去报贩会主席定叔的报档,坐在报档櫈仔,求定叔帮忙,因为定叔性格,乐于帮助后辈,扶助年青人。所以将我的困难,很苦地向他诉说,,一再讲报社卖一本、蚀一本的苦况,如继续补贴,不减印刷量,不到三个月,壹周刊就要关门。苹果日报,可以补贴,是因为报纸印刷费较便宜。壹周刊印刷精美,又不脱色,又要钉装,所以好贵。再者,壹周刊纸张粉纸及书纸,单是纸价,都贵上报纸几倍,又要给外间印刷钉装厂,才能钉装得到。而苹果日报,可以自己印刷,故才可以补贴,零售价差额。希望定叔体谅,黎智英先生,及壹传媒苦况。

我又话,挑起周刋减价战,不是壹周刊。希望定叔帮忙,予各报贩会兄弟姊妹,及各头领,说说我们苦况,小强必定不忘,定叔今天的帮忙恩德。定叔听完我用心说出的苦况,话:“小强你们的苦,我想想办法,给报贩们疏通及解释,稍后找你。”

欲知后事,下期再续。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