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建制派要以陈菊为戒

建制派连续两次在九龙西胜选,目前仍然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当中。就在两年前,蔡英文高票当选台湾的总统,当时的民进党是同样高兴,想不到仅仅两年之后,台湾选情变天。

香港政府及建制派过去还可以说是因为反对派拉布,阻碍施政,建制派现在已扫除了反对派在立法会的障碍,起码有两年的空窗期,如果施政仍然停滞不前,市民的生活仍然没有改善的话,最后也会受到选票的惩罚。而台湾民进党在高雄市的失败经验,值得记取。

过去11年,台湾高雄市由民进党的政治明星陈菊掌政,而近期有一个政治笑话,说陈菊是五星级市长,民调支持度经常名列前茅,但她经营出九流城市,不知道为什么选民会这么蠢,还要不断选她。

陈菊为陈其迈站台拉票(资料图片)

陈菊为陈其迈站台拉票(资料图片)

今次出战高雄市长的民进党人陈其迈,在这个深绿城市,仍然惨败于空降的国民党韩国瑜,主要因为民进党在高雄很烂而已,高雄市民对民进党政绩的不满,终于在选举中爆发出来。今年4月,陈菊离开高雄,出任总统府秘书长,当时已遭国民党强烈批评陈菊“债留高雄,进占台北”。

高雄暴露出来的问题是低薪、高负债、空气污染和人口外流。看高雄市的负债,已说明了问题。前高雄市市长苏南成交接给国民党的吴敦义做市长时,高雄市负债449亿元(新台币,下同),吴敦义做了8年,交给民进党谢长廷的时候,高市债务总共482亿元,在吴敦义的治理下,高雄市债务基本持平;民进党谢长廷做了8年市长,任内多举债677余亿元,交给同是民进党的陈菊时,债务增至1160余亿元;陈菊做了11年,不包括潜在负债,债务大幅增加了1381亿元,令到高雄的债务上升至2542亿元,等如台湾22个高县市总债务的29%,也等如台北和新北两市的总和。

那么,陈菊把钱花在什么地方呢?很多钱都是用来搞基建,包括捷运和公路。举债搞基建本来是好事,当年国民党蒋经国在和美国断交后搞十大建设,只花了10年,便创造了台湾经济奇蹟,问题是民进党家搞基建搞了20年,也搞不好一个城市。

高雄本来是台湾重工业基地,在90年代也是世界第三大货柜港。不过,随着大陆崛兴和重工业变化,令到高雄的重工业式微。高雄经济本身面对很大的压力,但陈菊除了搞漂漂亮亮的基建之外,主要搞些旅游观光和文创,但这些小打小闹的生意,完全填补不了流失的大生意,就令到高雄经济越来越差。而具体的反应是市民收入大幅降低。

据台湾行政院主计总处数字,2016年台湾民众平均月薪是48790元(新台币,下同),而高雄人平均只有30673元,只是平均值的63%。陈菊执政11年,高雄市容漂亮了、交通便利了、文化感也提高了,但除了这些表面功夫之外,经济和市民的生活都倒退了,交通便利阻止不了人口大量外移。深绿如高雄人,最后唯有选择改投国民党的韩国瑜,可以说是来得比较慢的觉醒。

回看香港的建制派,资源丰富,也可说是五星级团队。但是,无论是建制派议员还是政府,未来在市民最关心的经济民生问题上,究竟可以做到什么呢?例如高楼价问题,在建制派全面掌控的议会内,会否因为背后的利益而无所作为? 还是会与政府一起,加快推出觅地建屋的政策,帮到水深火热的市民呢?

香港的建制派,应要以陈菊的失败经验为戒。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