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切勿沾沾自喜

上星期日立法会补选结果并未引起太大哄动,一如所料在反对派的内讧下,由获得建制派全力支持的陈凯欣胜出,令反对派接连在九龙西选区落败。有部分评论员认为,是次选举是两大阵营势力此消彼长的分水岭,未来反对派需要痛定思痛,才能在选举中挽回劣势。


当然,笔者绝不否认建制派的选举工程较以往高明,推举的代表亦算得宜,是压倒对手的原因之一。不过,值得留意的是,两场补选建制派的得票介乎106,000至107,000之间,仅比2016年换届选举取得约103,000票增长不足3%。换言之,建制派连赢两场补选,主因并非建制派进步神速,甚至很大程度上仍然“食老本”。


反对派两度失利的主因,就是输在自己身上。正如3月补选后,笔者曾经撰文指出,反对派在比例代表制下严重分裂,既有传统大党如民主党、公民党,亦有走偏激路线的政党如人民力量、社民连,甚至出现主张本土、港独的势力如新民主同盟、青年新政等,使原本占据多数选民支持的反对派阵营,因路线分歧而变成一盘散沙,政党及其支持者均难以真诚合作。因此,在单议席单票制的选举中,不论最终派出何人参选,也无法尽取同一阵营内所有派系的支持。


再者,李卓人、姚松炎两人都陷入同室操戈的尴尬局面,影响选情。恰巧的是,两次争拗都是与冯检基有关。虽然姚松炎以Plan A身分出选,但是Plan B冯检基因不满反对派的做法而闹出内讧丑闻,而冯所代表的民协也被质疑助选不力令姚松炎落败。至于李卓人落选,亦与冯检基争拗甚多、惹来选民厌烦不无关系。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是政府民望相对理想,社会气氛不算太坏,令反对派无法大造文章。立法会选举往往如外国的中期国会选举一样,是选民对现届政府表现的评价。当政府民望欠佳,民怨较深,便会有利在野反对派的选情,以牵制行政机关或表达对政府施政的不满。2016年立法会选举反对派仍能在直选中取得较多议席,与当时梁振英政府民望低迷,市民讨厌社会撕裂不无关系。反观现时,林郑月娥的民望评分仍在50以上,各项民生工作正在推展,表现保持平稳,便封锁反对派趁火打劫的大门,埋下落败的伏线。


换言之,建制派连下两城,与建制的进步其实关系不大,取胜是外围因素或对手因素造成。假如建制阵营无视这个事实,以为建制的实力足与反对派平起平坐,未来的选举将会受到巨大的教训。


随着港独、自决份子被拒于议会门外,等于为一盘散沙的反对派整合名单。虽然,部分陈义过高的支持者会选择“焦土策略”,无论如何都不会倒向路线不同的候选人。不过,名单减少,只要选票分配得宜,仍然有力在选票减少的情况下争取更多议席。

占中元凶戴耀廷在两年前提出的“雷动计划”,正是希望控制反对派在各区的参选队伍数目,只容许胜算较高的政党出选,从而集中票源,以取得多数议席。现时政府DQ港独、自决派的参选人,正好得出戴耀廷期望的结果,压缩反对派的参选名单,反而更有利他们的选情。

因此,笔者预计在反对派大肆炒作政治议题,与及票源集中的情况下,未来选举仍然大有作为。如果建制派沾沾自喜,固步自封,两年后便会将今天的优势白白浪费。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