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普京一句话,中国严控NGO

在加拿大拘捕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之之后,中国拘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凯,接着就有第二个加拿大人斯帕弗传闻被拘。斯帕弗经营一家名为“长白山文化交流”的公司,他因帮助前NBA球星洛文访问朝鲜而闻名,他还见过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

而早一点被捕的康明凯,是一家名为“国际危机组织”的境外非政府组织(NGO)的东亚区高级顾问。中国指“国际危机组织”没有按中国法律备案,更有消息指中国指控康明凯从事间谍活动。

中国管控境内活动的非政府组织,有一个很长的故事。据外交界消息话,十几年前中国对非政府组织管控不多,东欧接连爆发“颜色革命”。2004年10月乌克兰爆发的“橙色革命”的前夕,乌克兰反对亲俄亚努科维奇政权快将被推翻,局面开始失控。10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普京已预见乌克兰的败局,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见面时,普京提示胡锦涛,话东欧接连爆发颜色革命,西方国家在那些地方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是事件的主角。他的矛头直指某西方国家在幕后操控境外非政府组织,发动叛乱,推翻当地政府,看似民间起事,实际上由外国政府操控。普京提醒中国要留意非政府组织在中国的活动。

据悉,当时的领导层如梦初醒,立即指令相关部门彻查非政府组织在中国活动的状况,中国管控非政府组织的活动,由此展开。据一个从事医疗慈善活动的非政府组织人员表示,中国初时是严管,只让他们在大城市周边的农村提供服务,经过一轮管制之后,在最近的三、四年则放宽了,容许他们到偏远的农村提供服务。

由此推论,中国由2004年开始,经过几年排查之后,把一些真正从事慈善服务的非政府组织,和可能从事政治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分离开来,对前者的管控先紧后松,但对后者则作出强力监控。在2014年,中央提出管制境外非政府组织的《境外非政府组织(NGO)境内活动管理法》规定,并于2016年4月通过规定,所有在中国的境外非政府组织都要在中国备案。《管理法》第五条更加规定,境外非政府组织不能从事影响国家安全的活动。北京对与境外有联系、涉及政治意识形态或涉嫌从事间谍活动的非政治组织高度警惕。

自去年这条法规开始实施之后,大批境外非政府组织人员从内地撤离,有相当部分撤退到香港。该从事医疗慈善工作的境外非政府组织人员说,如果那些组织没有政治问题,为什么她的人员见到《管理法》生效之后,就马上撤离,不敢留在中国呢?相信中国政府早已严密监控继续留在内地从事政治活动的境外非政府组织人员的一举一动,只是没有严格执行法律。

直到加拿大发生了拘捕孟晚舟事件,中国就开就揸正来做,对涉嫌在国内从事违法活动的加拿大人员采取行动。中国可以出手的个案,相信已掌握充份证据。

按国际惯例,如果两国关系友好,对于间谍或者从事颠覆活动的人,可以私下处理,将他们驱逐出境就了事。

但中国现时的态度,很明显是认为加拿大帮美国挟持孟晚舟作为人质。中国过去对加拿大人在境内从事违法活动,只眼开、只眼闭,你现在这样对待我的国民,我就按法律办事,拘捕几个加拿大人,看看大家如何玩这个游戏。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