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香港仔在阿富汗救人质的故事,真正的香港之子

上星期六,听港台“星期六问责”节目,访问谭惠珠,说朱凯迪选村长,可以引用法院判决,DQ朱凯迪。她支持选举主任,无判错。

当时有位,语气充满爆炸力的先生,打上电台,质询谭惠珠,是否不容,香港有反对声音。谭惠珠女士,真令我失望,身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竟然顾左又顾右,又怕得罪中间派地答,“中央政府及香港政府,欢迎反对声音。因为反对声音,可以令施政更好。但是应该在议会外讲,在建制外说。”

图:港台“星期六问责”节目,访问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

图:港台“星期六问责”节目,访问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

点解谭女士,不清楚话给全香港人民知,十三亿人民,廿多亿只眼昅住我们,更不要讲解放军了。你们不为子女,不为香港人着想。你们要出风头,你们要企在山头做英雄,攞住喇叭,系咁吹抢人气,切勿搞到香港,似黎巴乱(编按:指黎巴嫩)。搞什么都可以,搅搞独立一定不可以,讲都不可以,提都不可以。因为年青人,满腔热血,一点就爆。我不想不要,香港周街炸弹人。好像黎巴乱,阿富汗,中东地区,周街热血,炸弹人。

以前的恶都蛮穆斯林帝国(编按:指鄂图曼帝国),军事经济科学,都在前列领先地位。当时的英法德等人,都要排队,望去恶都蛮帝国,打工及入藉做雇佣兵。最后去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帝国被欧洲各诸国瓜分。继而二次大战,当日的帝国四分五裂,部份地区,打到今天,仍然都在打。人民怎样,大家在电视,在传媒在网媒,有眼睇,知道动乱的代价。

所以珠姐及有识之官民,有人一讲独立,就要耐心解释不可为,更要晓以大义,人人有责,为后人想。

过去听访问,未试过,听到不食,急又不上厕所,港台车淑梅访问,就有此经验。她访问香港仔叶维昌,他谦逊又不居功,很有条理介绍,在国际红十字会的工作。怎样中学,念书全校包尾第二。老师建议,将他打球打到代表学校的比赛精神,转移去唸书。这个神奇香港仔,可以第二年,又可以由全校考二百多名,转为考四十多名。

图: 港台车淑梅访问十大杰出青年叶维昌

图: 港台车淑梅访问十大杰出青年叶维昌

他在大学做义工,四条靓仔,一路做义工,一路讲毕业的前路,三条老外义工靓仔,毕业后志愿,是当外交官,讲到视野广阔,讲到天空好大任飞翔。讲到昌仔心动,放在心上,等时机做就机会,成全自己。毕业为父母,为家庭,去高盛,揾了四年银,孝顺父母,安顿家庭。放下女朋友冰姐,自己就去,日本名学校早稻田大学,读国际关系。又刨法文,博命向自己理想迈进。讲到在阿富汗,怎样营救被绑架的大学生。新华社想访问他,不愿受访问,推却了。但是瑞士红十字总会,要他接受采访。这样我们,香港的骄傲叶维昌。就令我们香港,写下国际舞台,好漂亮的一章,和平曲谱的颂歌。

昌仔好谦逊,低调地说根由。先说自己不是英雄,每曰爆炸声,今天都有后遗症。再讲其实,不是我们去救人质,是军阀找我们,去领回人质。因为阿富汗市区,是政府管,一出市区,不同的山区就由不同军阀或回教徒,及塔利班等,数不清的派系,占领及管治。捉了大学生人质,揾人付款赎人质,又无人答。但是在山区,人民长老,又反对捉大学生。钱又无,自己人又反对。揾到又麻烦,又无钱赚,无着数的生意,自然想尽快想甩掉。送给政府,又怕给政府领功。敌对派系,当然不会接,这班烫手山竽大学生。唯有找NGO接人,

但是我心想,所谓NGO,阿富汗周街都是。找西方NGO,好多都是挂羊头卖狗肉,好多表面到阿富汗,帮水深火热的难民为名,其实内里是,帮自己国家,搜集情报工作为实,帮当地人只是表像。这个世界,未有NGO之前,特工掩饰身份,就是做什么探险家,什么传教士。当年伊利莎伯一世时代,有个探险家,叫栢顿爵士。正职探险家,实在走入,人地国家,穿越大山,走入无人河流,找寻资源。他做探险家,做到可以自出自入,女皇皇宫大门。就是将探险地区,的资源地理,及什么军事布局,重要隘口,写好地图,撕下条幅,藏在不同小宝盒。回到祖国,奉献英女皇,方便大英帝国,军队进入。好等大英帝国,怎样派军队,征服大半个地球。无哥伦布这个探险家。美洲印第安人,今天就不需要保护怕他们灭绝。所以我想那班塔利班,绝对是专业团体,专登找瑞士这个绝对中立国,瑞士国际红十会的昌哥,接回大学生。

昌仔才是,我们的香港之子,香港骄傲。另外有位朱议员,其实他将我们,好似猪仔咁卖紧。又话香港人,不能再沉默。又话目标要揸紧,手段要灵活,讲到好似毛泽东,当年打国民党,一样手段。讲到香港人,好紧张他,不能去选村长。其实支持他的村民,最恨他做政治村长。我相信村民,最想他做位,和平村长。帮村民,争取最佳村民利益。不是,不理别人搞独立,搞到生灵涂炭,人人无饭开。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