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日有人想出价买我发行公司 一走漏消息马上被壹传媒叫停

早前讲到壹传媒刊物上了轨道后的变化。左想右想,想怎样应付,黎主席久不久,又要加价,又要限制卖剩杂志退书,又要限制退报纸的问题。突然我从小玩到大的生死之交,头轮带纸发行商老板九哥,给我电话,问我有无兴趣卖盘。他说:“有位师奶,在沙头角中央街开金舖卖金,又在柴湾小西湾商塲经营书报杂货店,赚到发财,想买你档发行生意。”

我心即时,欢喜起来,怱忙说“想卖好久喇,快速给我钞票,等我快快退塲。”怎知只是见了一次,真是外套都未脱,每年我做多少钱生意,赚多小钱,都未讲到,消息已传出街。苹果日报、壹传媒发行江总监,电话就到。他说黎老板知你卖盘,召唤你问清楚。

我战战兢兢,上到壹传媒,在诺大的会议室,我被安排,坐住长方型大枱,几十多个座位,中间一个小位置。面对壁报版下,一排约十多张坐椅。好似一早做好位置,放我在中间,面对住墙,面对住十多个老板,受查受盘问的模样。接住壹周刊社长,杨怀康带领,近十位各报纸杂志领导,鱼贯入塲,继而坐下。约三十多只大眼睛,因为有超过,一半人四只眼,面对住我,独欠黎主席。

他们问我是否要卖德强记,即是今天的勤力得。他们吓得我,即时缩窒。我连忙说,不会不会。驾车回家时想,卖又不得。但是久不久,又话加价,又限制退书退回纸。当时壹传媒的同事说:“我们可以,延伸转嫁,将加价加回报贩零售店,就可以喇。”我即时说道,“我们不能,因为上次壹周刊,罢卖事件。我答应过报贩协会的定叔,以后再有加价,及任何影响,报贩利益。我会不做,壹传媒生意。”我在回家的车上,想来想去。都不知怎做啊。

卖盘不成,壹传媒久不久,又有新搞作,搞搞我,真是吃壹传媒饭,饭从背脊骨落,落到屁股出。当时唯有,见步行步,想了很久,再不增加生意。黎主席如果,又话加价,又有新限制,我公司肯定,好快关门。当时有大中小车,差不多近400辆,单是租停车塲,都是可观开支。其他出版报社,因为与苹果日报竞争,与及封杀问题,短期一定,不会给我生意。想来想去,唯一出路,就是做物流。当时找过,才刚起步,今天红到全世界都知的顺丰物流。怎知对方联络人说,我们是大公司,不会与任何公司合作。当时真是抓头,当时顺丰是大公司?他们今天咁大,真的利害,可以预知。我们话如你不想合作,我们只是夜间工作,早上八点后,全数车辆,平价租给你们喇,好等我们,节省停车场费用。点知顺丰,都是没覆,真是瘾。

顺丰老板王卫当年跑水货起家,在砵兰街开舖。

顺丰老板王卫当年跑水货起家,在砵兰街开舖。

顺丰不啋不理我们,唯有揾猎头公司,找物流行业强人,自组公司,自行开档,去做物流运输公司,就算不赚,日间用车,也可节省停车场费用,每年悭回,都过百万元计。又是点知,壹传媒江志诚总监,又打电话来,话“黎智英主席,要你小强,去见他。”

后事下回待续。

后记:12月12日,下午约4时半左右。我在碧街近上海街,在车上吃完外卖云吞,过碧街行人红绿灯旁,抛弃外卖盒,入上海街垃圾箱。返回碧街,看见绿灯过马路,刚踏上第二条线,红灯亮起,我即停步。正想后退,上回行人路。对面警察,不停喝叫我过马路,叫我取身份証,并告诉我,说我冲红灯,过马路。

我解释,我过时是录灯,见到转红灯,我即停止,停在第二条线,正要退回行人路。但是你喝叫我,过马路。我好像一条老狗,过马路见你。我解释,不是我,不依交通灯指示。但是警察先生,转移话我冲绿闪灯。当时急忙的我,确实忘记,见到的是不是绿闪灯,只见是绿灯就过马路。

但是最不开心,我常常赞警队,态度比卅年前,进步神速。常常列为,全球警队,最佳前列位置。不幸是,今次事件,二位年青警察,态度好长官式。一位年长警察,企在旁边,完全不吭一声,更不理。一位年轻警察,不顾市民安全,行人灯,处于红灯,仍叫市民,好似叫狗咁叫,冲红灯去见他。

再者,点解企我后面,有位年轻警察先生,不叫停我不告我,而是对面,隔我大半条马路的警察先生,喝叫我过马路。我当时解释说,我无冲红灯。他竟然说,你过咗来,重话无冲红灯。我即时上火,是你叫我过来。不过来,你又话我不依警察命令。当时他附近,有一位较成熟的警察叔叔,希望他明理,帮帮警队,挽回警民关系,多点教导,年轻警察先生。近年报案室,强奸报案者又有; 休班警,连还犯案又有; 如果有成熟警察叔叔,多点提示,多点关心,多点要求及教导。我相信,年轻警察,一定会更好,会更优秀。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