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人要赚尽自己107世界最高IQ,社会需走出只求做医生、律师的单行线

香港教育良好,是智商过人的主要原因。(星岛图片)

香港教育良好,是智商过人的主要原因。(星岛图片)

2018年有两个令香港为“难”的国际评级报告,一个是令大家难过的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发表“2018世界人才排名”,香港排名下跌6位,跌至18位。令一个是难以置信的美国媒体《Gazette Review》发布2018年十大最具智慧国家地区排名,香港人以平均IQ 107位居榜首,依次高过韩国、日本、台湾、新加坡。

 

关于人才吸引力方面,报告指排第1位的瑞士着重技术训练和教育,因而最能够招揽人 才;香港人平均智商最高,却又因为香港学生在阅读、数学能力排名很高(2015年“学生能力国际评估计划, PISA”全球排第2)——香港学生的科学能力于对上届高踞第2。《Gazette Review》称赞香港的教育水平仅次于堪称教育典范的芬兰。

 

成也教育,败也教育。两份报告是否有矛盾?细心分析一下,我们可以找出问题所在。两年前,徐立之教授的一份报告指出,香港学生在数学、科学的表现一向名列国际2、3位,“高质素的中学教育能够为之后的进阶的科学训练奠定基础。”换言之,在创科时代的今天,香港有匹敌瑞士或其他欧美国家吸引人才的潜力,之不过,徐教授列出数字说明香港,难在一个关键位置︰“(香港)难以吸引学生修读科学、科技、工程及数学学系(STEM)。”

 

世界经济论坛(WEF)2015-16全球竞争力报告,香港在“创新能力”排名29位,今年香港“创新能力”排名稍升,亦不过是26位。创新科技当然讲求创新能力和技术水平,相关人才皆来自STEM学系,可是香港崇尚的还是医科、法律,结果“工程学系及科学系的入读条件不单比法律系及医学系低出一大截,甚至比商学系还要低(报告参考2014年JUPAS数据)。”

 

成绩优异的学生不选STEM学科是因为收入与出路比起医生、律师有距离,与此同时,不入行做科学研究,不立志应用科技创新创业,毕业生依然对香港有贡献,是不?这个观念、这种环境,一直令香港人无法充分利用“高人一等”的IQ,培训出比人更多的高级科研人才和工程师。在过往金融贸易主导经济的年代,问题看来不大,可是时至今天,世界以创新科技为主,AI大幅取代简单而重复的职位,医疗、律师行、银行将成为“重灾区”。

 

香港不要再把我们的高智商追逐非当红行业,香港应当积极转型升级,进取的为STEM、AI教育、年青创新创业,大兴土木,如是者便可“赚尽”我们的IQ 107,反之,未来只会继“高智商、低效益”下去。但愿新一年,香港有新气象!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