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电视讲到土地问题

记得2013年梁振英政府做了一个全城哗然的决定,就是公布免费电视牌照申请结果。三家电视台的申请,最终只有两家脱颖而出,唯独王维基领军的香港电视不获发牌。由于观众过去十多年来投诉免费电视水准下滑,缺乏竞争,事件引来很多市民的不解,部分群众更是上街游行表达不满,认为政府的决定不符公众利益。


当时政府的解释,是行政会议委托顾问公司进行市场调查,而研究报告指出假如同时发放三个牌照,即业界将会出现连同亚视在内五间电视台,市场将难以承受,有可能造成恶性竞争甚至倒闭潮,政府考虑几项原则和因素后,认为香港电视条件最弱,所以决定将之淘汰。
站在六年前的角度看发牌风波,或许会觉得事情充满争议,甚至替王维基感到不值。但是,六年后回看,可能社会又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过去六年时间里,电视业界面临巨大的挑战。一方面是网络和社交平台崛起,应用增长速度惊人,年轻人宁愿投放更多时间在手机,也不愿“坐定定”在电视机前追看节目,连电视台的主要收入即广告费也被前者严重蚕食,使电视台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以无线电视为例,在九十年代动辄可以取得30个收视点,现时平均收视率已经下滑至20点,即流失三分一观众。在业绩方面,无线亦从13年超过50亿收入,下跌至去年的40亿。连资源、人才最为丰盛的大台无线的经营状况也如此艰难,其他新投资者的情况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是各地竞争加剧,本地制作在亚洲市场毫无吸引力。过往电视台会积极将制作卖埠赚取收入,并成功在东南亚打开市场。这套赚钱方程式,亦是当年申请电视牌照的香港电视主要收入策略。可是,随着内地在影视方面发展日渐成熟,日本、韩国、泰国等地不断向外输出作品,香港电视节目的卖埠能力已经今非昔比。连王维基本人都承认,如果当年香港电视获得经营许可,也无力依靠卖埠作为收入来源。

 

换言之,本地电视业在内忧外患下持续萎缩,经营状况只会愈趋恶劣。目前的情况,确实极似当年的顾问报告一样。当然,没有人可以断定假如当初顺应民意,五牌齐发,现在会有多少经营者会忍痛离场。但是,少不免会造成企业倒闭、员工失业的问题,不但是电视业界的损失,社会也会承受负面影响。从今日的角度看,梁振英班子的不发牌决定是明智而有远见的。


很多时候,民众基于情绪问题,或是缺乏充足资讯,或是理性思维能力不足,往往会未审先判,断定政府的决策是失败。例如70年代,政府兴建地铁,就被部分市民批评多此一举,结果时至今日,地铁已是香港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又如西铁线启用初期,由于载客量未如预期,惹来反对派批评是“大白象”,结果今时今日载客量已经超过可负荷程度,乘客普遍要求增加服务。由此可见,政府的决定与群众的即时反应不时出现落差,而后者出错的机会明显较大。


因此,当林郑月娥提出“明日大屿”计划,不难想像部分市民又会认为是浪费金钱。部分政党更是罗列出5000亿的投资可以换算成多少间医院、学校、长者福利金,总之就是将填海计划形容得一文不值。


可是,香港土地问题逼在眉睫。若要长远解决房屋问题,填海实属不二之选。在专家的估算、专业人士的参与加上公众的监察,填海总比坊间乱七八糟,一知半解的的意见来得可靠。


笔者只能感慨,当政府决定出错,民众便可振振有词,逼迫官员下台问责。但是,当出错的是民众呢?可有道叹退让之念头乎?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