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死猫揾人食

特首林郑月娥上周五到立法会答问大会,回应新民党议员容海恩时的讲话,触发一场政治风波。

林郑月娥当时说,“我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这个把申领长者综援年龄由60增加到65岁是各位批的,是各位批准的,在2018/19年,各位批准《财政预算案》时批准了这个项目,所以我听到觉得很惊讶。”

无论是建制派或反对派都反对把长者申领综援年龄提升,他们认为政府有大量财政盈余,在考虑如何派钱的时候,无需收紧一小撮人的福利。林郑月娥当天突然把波踢给预算案,还说议员已批准了,等于要支持预算案的建制派议员承担政治责任。究竟整个政策的来龙去脉是怎样的呢?

这个政策其实是由上届政府提出,政府把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就要做相应的政策。当时的劳福局局长张建宗和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都认为要把申领长者综援年龄由60岁提高提高至65岁,当时的特首梁振英也同意把相关政策放在2017年1月发表的《施政报告》内。

《施政报告》的政策要落实,一般要提交到立法会专责委员会磋商,寻求议员意见。2017年11月13日,该政策提上立法会福利事务委员会上讨论,民建联议员柯创盛和工党议员张超雄都发言反对提高长者申领综缓的年龄由60岁提升至65岁。在投票时,建制派议员柯创盛、劳联的潘兆平和工联会的郭伟强都投了反对票,结果委员会否定政府实施这个政策。所以政府不可以说建制派同意了这个政策,建制派是明显表态反对。

在第4点提及会提高长者综援申请年龄。

在第4点提及会提高长者综援申请年龄。

劳福局其后书面回应了小组的决定,重申政府支持这个政策的立场。按理立法会的建制派和非建制派一致反对的政策,这样富争议性,政府应再与议员磋商,谈出一个大家都接受的妥协方案。但政府没有这样做,反而在2018年2月的《财政预算案》的一份附件中再提及这个政策。每年的《财政预算案》公布时,其实有三本书,包括财政司司长演词,附录及补篇,以及财政年度预算。而在当时的财政年度预算中,在年度要留意的事项中,提到会在2018/19年财政年度把长者申领综缓合资格年龄由60岁提高至65岁。

所以,也不可以说政府没有提出,桥妙之处在于这个政策其实并不需要立法会通过,皆因是政府需要增加开支,才需要在立法会通过,而提高长者申领综缓年龄属缩减开支,涉及的金额亦很不多,大约只有一、两千万元,技术上根本不需要立法会通过。严格而言,这不属于预算案的项目,只是一个增加透明度的措施,旨在告诉大家会实行这个政策而已,可以说政府打了一个规则容许的“茅波”。政府虽然经常强调很重视与立法会的关系,但在有争议性的政策上,只要不需经立法会通过的,就照做不误。

因此,林郑说议员通过预算案,即通过政策的讲法,技术上并不适切,因为这个政策是无需立法会通过的。但她这样说,却有一个很大的政治后果,等于是说建制派是举手机器,举手通过了,现在却要反悔,她觉得很惊讶。这等如要建制派食一只大大的死猫。

或许劳福局局长罗致光认为本地人口快速老化,推行这个政策有一定的政策理性。但建制派议员却觉得本届政府上任一年多已增拨83亿元教育经常性开支,是为了讨好教育界反对派议员,政府的政策根本充满政治性。但如今却为了坚持一个区区一、两千万元的所谓理性政策,就要建制派议员背黑镬,他们又怎会接受呢?今年年底就要选区议会了,得罪长者输了议席,谁会可怜他们呢?

这场政治风波,可以话一只死猫摆在枱面揾人食。在政府和政党双方都企硬的情况下,暂时看不到有何出路。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