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牙大状:安全屋变偷情屋 警司涉嫌公职人员行失当

警方保安部爆出桃色丑闻,一名已婚警司涉嫌公器私用,带已婚女子到红磡一所警方用作保护要员的“安全屋”(Safe House)幽会,因引起女子丈夫疑心,聘请私家侦探跟踪,揭发该警司与女子多次前往安全屋,女方更曾独自进出安全屋,或已经掌握安全屋大门的密码。

事件涉及公器私用,或许有人认为没什么大不了,但案件涉及高级警官,是公职人员,而且涉及安全屋,实际上极之敏感。

首先,安全屋有保护证人的用途,其地点及用途本应绝对保密,更不能容许外人掌握安全屋的入门密码,否则有危害证人生命安全的可能。

所以涉案的警司不是简单的公器私用,而是严重渎职。一般渎职件可能只作纪律处分,但如此严重的案件,涉案警司不但可能会被革职,更有机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金牙大状拆局,当事人可能涉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一般人以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主要针对收受利益,其实“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是普通法罪名,并无成文法规定,涉及的范围很广,也没有清晰的定义,除针对公职人员收受利益外,任何公职人员的不当行为,污损政府名誉,也有机会被起诉。

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的定罪因素本来并不明确,直至2005年终审法院一宗判决,为“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划定五项要素:包括:一、身为公职人员;二、在执行公职的过程中或在与其公职有关情况下;三、蓄意作出失当行为,或不作出恰当行为,如蓄意疏忽职守或不履行职务;四、没有合理解释或理由;五、其行为偏离公职职责范围或宗旨属于严重而非微不足道。

若公职人蓄意做出一些行为,令政府名誉有损,就可能跌入上述定罪范围 ; 高级警官使用安全屋作偷情用途,把安全屋的机密完全外泄,危及使用安全屋的证人生命安全,若事件查明属实,可能触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名,会被起诉。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市务营销求“安心”

“安心”偷食事件是过去几天的热门话题。利用社交媒体监察系统搜寻香港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