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内幕: 我与壹传媒的30年情 坚哥曾叫肥佬黎不要高层走亲都嗌交

由1990年壹周刊创刊前,到2019年,差不多30年,近我60多岁的一半,确是漫长,的服务与人生,和壹传媒在一起打拼。壹传媒与我,真是难舍难离,很难放下的感情。壹传媒,让我在香港、澳门、台湾搭建了舞台。令我经历,非凡的人生。

所以占中后,坚哥担心(壹传媒当时的社长叶一坚),我不做壹传媒生意。当时我与坚哥说:“虽然我,不喜欢黎智英,但是我不能忘情,壹传媒。”今天我可惜壹传媒,虽然今天的壹传媒,不是我心中,昔日的她,但是这段感情,永远常存。我在巴士的报写文章,只是想纪录,我的人生点滴,及我服务传媒的日子。

由做壹周刊时,社长香树辉先生说,不够钱支付薪金。我毫不考虑,即时给二佰万。到每星期开会,给予意见,说明报周刊逢圣诞节前,广告多到出一本不够,要出多一本,全是广告,竟然可以升好多书。当年资讯缺乏,出多一本,读者觉得有着数,更多人去买。我开会建议黎智英,壹周刊出多本增刋,增刋可以做婚纱等主题。壹周刊从此开始,走出低谷。之后林振强利害,节省开支,建议将增刊食尽,将增刋,化为娱乐名人及副刋。以后一段时期,是市场唯一,出两本书,收一本书价钱的周刋,再加上壹周刊同仁努力,令壹周刊开始风行。

我更时常,与壹周刊编辑,一起走入,社会的阴暗层,大做故仔。都忘掉做了,几多个封面故事。

图: 小强(左)早前刊登声明,披露他与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右)当年在业务上的恩恩怨怨。

图: 小强(左)早前刊登声明,披露他与壹传媒老板黎智英(右)当年在业务上的恩恩怨怨。

所以对我来说,壹传媒,不是生意,是生活的点滴。是与老友,磨擦及互动的生命。如今壹传媒由炒我鱿鱼,到诬揑我送报迟到,更说我弃苹果报纸不送。真是攞我命,陷我于不义,将我打下,十八层地狱。

当年陆续有壹传媒功臣离开。我建议黎先生,升叶一坚。好彩有坚哥,有他帮忙,顶住黎主席。不是他,我应该十年前,已经给黎主席炒掉。

想当日要我去台湾,到台湾壹传媒高层,与台湾7.11高层嗌交。当时美国斩首行动,攻打伊拉克,台湾苹果报纸正在筹备,未出街,我建议先出号外,好过做广告。香港免费报好掂,我特意告诉他们。由不信免费报的黎智英,改为出台湾爽报的黎智英。我亦苦口劝他,香港免费报不能做,因为不够位。后来外间竟然有人说,黎智英话我,教他香港出爽报。

台湾壹周刊创刊后,好好卖,有一次跟台湾壹周刊,来自香港的广告总监晚膳,歌顿兄头痛说,“壹周刊在台湾无广告。”我说:“不怕,你抬头望清楚,台湾电视广告爆满泻,因为以前,台湾纸张传媒不好卖,所以无广告。你要走去,话给广告商知。壹周刊的销量。”从此台湾壹周刊广告爆满。之后歌顿好感恩,每次见到我,必定走来打招呼。

台湾壹周刊,本来要套好胶袋,连锁店才肯卖,这个要求,被我冲破,壹周刊不用套胶袋,可以卖。苹果日报,本来要套好报纸俾零售,又被我冲破。我又将台湾连锁店,与报馆的拆账方式改变,增加壹传媒收入。每年节省及收入,以亿亿声计。

不止在公,我尽心做好工作,在私,我好担心,黎先生家人。因为我贴钱、用心,照顾与教导,黎先生的家人。我担心,他的家人,因为我们如今的不和,而令他的家人不开心。

坚哥很久前,曾经同我讲,他走去找黎智英说:“可不可以,每有高层员工走时,不要再闹交。不要搞得,不欢而散。”今天坚哥斯人,已退休。令我怀念,他的语重心长谚语。点解壹传媒炒我,还要加只死猫俾我,一起炒,更要陷我,于不义? 好彩六十多岁的我,天未光,还有开工。一有投诉,我即查,发觉那些投诉,原来是大话。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