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煤都脱下“黑袈裟” 大同换上“绿名片”

煤都之蓝,大同大不同。

山西大同终于撕下“黑标签”,背后是持续多年的减排和增绿故事。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云冈大佛遮黑纱,城市处处脏乱差。”十多年前,扬洒的煤尘令大佛失色,污浊的烟气使行人掩鼻。64岁的大同市民潘云福还记得,运煤车辆从云冈大佛脚下排队驶过的情景,环城道路上随便一扫,就是一口袋煤面。

位于山西最北端的大同市有2000多年历史,是中国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之一,拥有云冈石窟、悬空寺、华严寺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大同古城城墙(新华网图片)

同时,大同亦是能源基地,新中国成立以来,大同生产了优质动力煤30多亿吨,还有超过3000亿千瓦时电能。

大同享受着荣耀,也同时承受“一煤独大”单一产业结构带来的阵痛,环境疮痍满目。大同市经常在全国城市“污染榜”上有名,更试过在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三年进入全国污染最严重城市之列。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空气品质改善,首先要减少污染物排放。”大同市环保局局长赫瑞说,大同主动应对严峻挑战,打响“控煤、治气、管车、抑尘、减排、治企、预警、取缔‘土小’”的“蓝天保卫战”。

面对工业企业污染排放,大同市启动“退城入园”工程,将涉污企业搬到城外九个工业园区,企业入园时要完成技术工艺水准升级,将燃煤锅炉全部换成天然气。市内九大电厂亦全部实现超低排放改造,亦陆续取缔“散乱污”等不达标企业,单是前年就取缔了610家。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燃煤取暖是大同古城内居民多年习惯。大同以拆迁改造古城为契机,将城区集中供暖率提高到99%以上,取缔了3000多台燃煤锅炉,每年减少燃煤130多万吨,减排二氧化硫1.2万吨、烟尘0.7万吨。

一路努力下来,大同的环境得以改善。2013年以来空气品质连续排名山西首位;2017年优良天数304天;去年头11个月一级天数45天,超上一年全年优良天数达到七天。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雁门关外野人家,荒野处处风吹沙。”塞北的大同生态脆弱,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市只剩下残次林38万亩,森林覆蓋率仅为1.8%。

51岁的大同市林业局副局长武俊胜回忆:“小时候上学时,每个人书桌必备一块毛巾,到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擦桌子,每天都是一层土。”

接力种树成了大同人民数十年的传统。如今,在大同市新荣区古长城遗址就有一座30万亩的森林公园,以前都是荒山秃岭。这样的森林公园,大同人种出了两处,十万亩以上工程更新增八处,一万至十万的工程新增56处,大同市地图上开始被片片染绿。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绿色工程成为改善生态环境、防风固沙的屏障。23.5%的森林覆蓋率,将大同市每年沙尘天气由112天降到8天。

为了留住更多蓝天,大同近年发出“守护大同蓝,再造大同绿”的动员令,增加投入恢复植被和森林的同时,不断扩大城市绿化面积。前年,大同市建成区绿化覆蓋率、绿地率、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分别达到42%、38%和15平方米,大同成了新“绿都”。

在减排增绿的努力中,转型也成为大同必选之路。大同下决心改变以煤为主的粗放发展历史传统,寻找绿色发展新动能。大同提出全面加快工业经济转型升级,大力培育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集群,构建现代化产业形态,打造“氢都”“能谷”。

大同市景色(新华网图片)

前年,大同全年非煤产业增加值完成157亿元,占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比重超过一半。快速发展新能源中,大同市的年风力发电、光伏发电装机规模,分别占山西全省三成和四成。前年年底,“煤都”第三产业比重达到57.6%。

飞速发展的旅游产业亦成为古都的新实力。去年上半年,大同市接待旅游者2700余万人次,同比增长四分一;旅游总收入高达226亿元,同比增长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