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慎言

“是非有公理,慎言莫冒犯别人”是经典金曲<沉默是金>的歌词,可是,做到慎言,永远都是政治人物的一大考验。

 

 

2006年,接连发生教师自杀事件,有意见认为现象与教改使前线教师工作压力大增有关。时任教育局常任秘书长罗范椒芬为教改“护航”,反指“根本上教改有很多学校推行,如果是(与教改有关),为何只有这两名教师(自杀)呢?”,被公众狠批言论凉薄和不负责任,而罗范椒芬最终也付上代价,赔上政治前途。

 

 

另一例子,就是发表“中产论”的曾俊华。在某年的财政预算案访问中,当被问及中产的定义时,这位前司长提出不能单以收入决定一个人是否中产,生活品味如饮咖啡、看法国电影也是因素之一,结果同样惹来抨击,认为言论“离地”,与一般市民认知脱节。

 

 

两个事例说明,即使是能力出众、经济丰富的高官,面对传媒质询,或是公开发言,总有出错的一天。只要言论不能引起小市民的认同和共鸣,解释不够有力充分,便会成为高官的“催命符”。

 

 

因此,在长者综援年龄门槛上调一事上,难怪林郑月娥两度失言。先是以自己工作十多个小时为由,辩解60岁以上人士仍有能力工作;后在立法会答问会开罪一众议员,以“议员有份通过有关决定”为由反驳质询。两番言论,自然引来坊间和政界的强烈反弹,批评政府刻薄长者,诿过于人,“不食人间烟火”。

 

 

今次风波,政府实在可以做得更好。例如强调提升长者综援的年龄门槛,不等于禁止这个年龄组别的有需要人士申领综援;有关政策不必立刻推行,而是选择押后几年正式实施等等,都是有助减低争议的办法。然而,林郑月娥班子完全没有采取公关行动,再次证明高官失言“濑嘢”不是能力问题,而是时间问题。再强的高手,都总有发生这种尴尬的一天。

 

 

既然犯错是无可避免,那么如何补救才是重点。面对群情汹涌,各党各派联手抗议,林郑月娥终于1月18日公布新安排,就是所有60至64岁的健全综援申领者,可获额外发放1060元,相当于长者综援的发放金额,平息民愤,亦令这个被反对派大肆炒作的议题告一段落。可惜,美中不足,是补救工作太慢,错过时机,对民望和威信已经造成一定伤害。

 

 

林郑向来善于公关工夫,笔者相信事件只是一时之失。假如特首不能痛定思痛,继续犯错,社会戾气将会重燃,届时后果便不堪设想。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