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东汉末年大瘟疫为民变导火线 还影响赤壁之战

“瘟疫”,与其他天灾一样,是人类历史发展的关键,它们都对社会变动与重大事件扮演重要角色。以东汉末年做例子,瘟疫除了成为民变导火线,还带来清谈和玄学兴起,宗教开始极度盛行。此外也影响到三国格局的形成。

网上图片

东汉末年,政治黑暗,军阀割据混战,民弃农业,颠沛流离。加上各地连续爆发瘟疫,尤其是洛阳、南阳、会稽等地疫情最为严重。汉献帝建安年间,一次又一次的瘟疫流传,使得人们生活悲惨不堪。公元204年至219年,中国长江以北爆发疑似流行性出血热,死亡约2000多万。

公元3世纪初,古都洛阳郊外,到处荒凉。此时正值东汉王朝末世,距离光武帝刘秀恢复刘姓王朝统治,建都于洛阳约二百年。

网上图片

二百年间,因政治腐败导致王朝出现戚宦长期专权。公元189年,灵帝驾崩,何太后临朝。军阀董卓其后入京控制朝廷,迁都长安,将洛阳宫殿付诸一炬。后来,王允借吕布之手杀死董卓,结果激起董卓部将李榷等人反抗。几次战乱,汉王朝已是民不聊生。据史书记载,当时不断发生严重饥荒,谷一斛卖到50万钱。大批农民四处流亡,饿殍遍野,连京师洛阳也是。此后,一场大瘟疫,大大打击本已虚弱无比的王朝。

影视中的董卓 (网上图片)

东汉末年这场大瘟疫,当时人通称其为“伤寒”。相关史料记载,这种疾病主要症状为:由动物(马牛羊等)作为病毒宿主传播,具有强烈传染性﹔发病急猛,死亡率很高﹔患者往往会高热致喘,气绝而死﹔有些患者又血斑瘀块。

瘟疫流行期间,家破人亡者比比皆是,当时著名医学家张仲景回忆指,他的家族本来人口众多,达两百余人口,但在不到十年的瘟疫流行期间,有三分之二死去了,其中又有七成是死于伤寒。从《太平御览》中曹植的《说疫气》一文也足以了解当时的情况:“疠气流行......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许多地方连棺材都卖空,不管富或穷皆有机会染病,贫苦百姓无钱葬人,处处都是“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

网上图片

这一年,曹魏军队征吴,部队抵达居巢时出现疫情,许多官兵染病不起。时为兖州刺史的司马朗,亲自到伤员中巡视,为他们端药送水,不料自己也遇疾去世。据载,瘟疫爆发前汉桓帝永寿三年(公元157年)时,全国人口为5650万,八十年后的晋武帝太康元年(公元280)时,全国人口仅存1600余万,锐减达四分之三。瘟疫最剧烈中原地区,到三国末年,人口仅及汉代的十分之一。

这次规模空前的瘟疫,给人们心理投下了阴影。社会学家认为,由自然灾害造成社会灾难,必然会对民众信仰与社会心理带来变化。两汉时代以经学政治伦理为主题的社会主题,迅速转向了魏晋时代关注存在意义和生命真伪,进一步导致清谈和玄学的兴起。

另一方面,由于“伤寒”流行,一些方士便以符水方术为人治病,道教迅速传播,贵族信奉佛教逐步成为潮流。公元183年,张角、张梁、张宝三兄弟趁大疫流行,“以妖术教授,立‘太平道’,咒符水以为人疗病,民众神信之。十余年间,徒众数十万。”随后,他们发起著名的“黄巾起义”。

日本游戏画笔下的黄巾之乱 (网上图片)

持续多年的大瘟疫,还对三国格局产生影响。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孙刘联军与曹操战于长江赤壁一带,拥有数十万大军的曹操,败给只有五至六万的孙刘联军。曹操兵败赤壁,最终三分天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曹军发生大疫所致。

《三国志》记载:曹操兵败北撤后感慨:“自顷以来,军数征行,或遇疫气,吏士死亡不归”;《三国志·周瑜传》注引《江表传》还有记载曹操给孙权书信曰:“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确虚获此名。”指出大火是曹操自己放,同时指出曹操放火烧船原因在于“值有疾病”。

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