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法家冷眼看AI机器人写挥春

 

在书法家眼中,AI机器人写书法不外是“照猫画虎”水平。

在书法家眼中,AI机器人写书法不外是“照猫画虎”水平。

年又过年,今年不一样,加添了很多浓厚的科技色彩,过往花市、商场总会找到名家、名人为市民即席挥毫写挥春,场面无比热闹,不过,自从机器人学好书法这门人类独步的手艺之后,这个新春AI机器人为大家挥笔才是亮点。两岸三地正在积极企研发的“书法家”,名堂几吓人都有,例如早前由台湾大学、明道大学、中正大学合作的“机器人写书法计划”,声称可以写出宋徽宗的“瘦金体”,以及至羲之的“行书”。

 

AI书法家其实是一枝机械臂,先模拟书法家挥笔的动作,再透过拆解不同字体的笔划而学成书法。香港中文大学(深圳)的“机器人与智能制造工程实验室”2017年公开介绍过他们的AI书法成果,通过分析发现,其实楷书也好,行楷甚至魏碑也好,其书写技巧都有固定规律可循,经过数字化处理之后,便可逐步调校出书法的功力。

 

台湾的计划耗时半年研发,他们的AI机器人“书法家”在过程中从写不出完整字体,到写成一片涂鸦的情况时有发生,经过一百多次的学习调校之后,其书法就达到“见得人”的水平。想像一下,好似本人没有任何写法底,再学多一百几十次,写出来的书法依然是“吓亲人”。

 

AI机器人跟我最大的分别是,它轻易的从经过数据化、结构化所分类出的逾万个汉字字库中,进行机器式学习及记忆;到开笔实习书写时,AI机械臂又能毫不厌倦重复又重复练习,并且百分百依足设计者在旁的调校。一般人学书法又怎能如此勤力和听教听话呢?

 

之不过,目前的AI书法水平,是难以挑战专业的书法家,国内有书法家如此评论︰机器人可以不断重复练习、调校,但都是一个模打印出来,书法家依其个人修养、阅历、气质,寄于笔法偏锋、用墨变化等表达手段,AI就难以领悟出来。换言之,在书法家眼中,AI机器人只是“照猫画虎”水平。

 

AI专家李开复在他的新书《AI.未来》表示,从Al打败围棋冠军、AI医疗、无人驾驶等等“新里碑”,其实都源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的技术,AI目前还未找到技术突破,进一步如人脑般思考和感应,只要找到方法与AI合作、共融发展之道就可以。

 

我想一个点子,明年春节不如来个人机书法比赛,裁判在不知那是AI、那是人写的书法,看看会否出现意外结果?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