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菲律宾政客为攞票揾寃鬼做替身冤 港人要自救

菲律宾反毒寃案,拉了香港人,我忍了很久,一个字都不敢涂出来。可能我自大,担心乱讲令众筹受影响,其实我最担心,话我搞乱档,被涂谨申议员骂。凃议员各方,辛苦奔走,更公众筹款,资助各被告,在菲律宾,再请大律师,上诉翻案。

其实这个所谓,以天主教为国教的国家。正如德国哲学家,尼采宣布,天主已死。这个国家部份高官,以及毒枭,以及地方豪强,左手揸住金钱及选票,右手揸住毒品及AK47,更昧住良心。我问十个菲佣,十个都说,在外做佣工,做到死,赚赚埋埋,都不够他们家人,买毒品食用。受毒灾祸害的菲律宾,似足百多年前,大清帝国。周街卖毒品,个个吸毒人。

所以杜特尔特,做到菲律宾总统,就是因为,高调对付毒品,更扬言杀光卖毒人,所以被选为总统。更因此由总统,至高中小官,到各方豪强,为了选票,都口口声声说及手攞住枪去扫毒。电视机镜头,报纸图片,个个高官,总统,都揸着枪,话要杀光晒,所有毒贩吸毒人。个个政客,为搏取,人民选票,为了取悦人民,拉人,或者揾寃鬼做替身。做到几多是寃案,死咗几多是寃魂,没人知。更重要,有部分黑官豪强,和毒枭合作,前面锄毒,后面贩毒,真是要升了上神枱,做咗寃鬼才知道。

再者,反对毒品。是硬道理是大道理,为人民服务。所以所有涉及毒品案件,官民舆论机器,都要配合。要公正公平公开,审理贩毒案,等同反人民反民主。就像当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民众不能怀疑,人民一心一意,跟从领导,支持总统,高中小官,街头杀毒犯,但是最惨,那些案件怎样查,或不知不查,就判终生坐牢,就去杀无赦?

一个国家,认知率不足,就是民主的障碍,人民的灾祸。毒品的灾害流播,就是因为大多数民众,不知真与假。

在菲律宾,有部份所谓,民主选举出来的高官,为了个人选票,操控舆论。电视台记者,要挪出不要性命勇气,才敢呈上录影証据。但是法官,都要跳船。新法官接手审讯,都不敢采用,菲律宾电视台提出的証供。这个菲律宾国家,与我们香港,真是息息充满关系。从百年前,他们国父黎刹先生,在香港搞,菲律宾独立。更娶香港出生、爱尔兰裔香港人为妻。

图:菲律宾国父黎刹。

图:菲律宾国父黎刹。

到我亲人,去菲律宾修读牙医。回港执业,已达卅多年。当年香港人,好多人去菲律宾,学牙医得蒙其利。再者,菲佣服务香港人,亦是继顺德阿姐之后,更是东南亚外佣先驱。我们香港人,亦得宾佣之利。

图:港人被挟持在旅游巴上。

图:港人被挟持在旅游巴上。

看见民主菲律宾,这数十年的堕落,心情实在痛苦。当年看电视镜头,港人被挟持在旅游巴上,菲律宾警察挥铁锤打玻璃,打极都不爆。看电视机的我,就担心到死,影像到今天仍在脑海存在。但是香港人游客,就给菲律宾警察的枪,打死打到终生残障。这些香港人到菲国旅游,遇上不满制度、不满贪污、不满也没得投诉的凶徒门多萨,挟持他们在旅游车上,被开枪杀死及重伤多人。后来他们的总统亚基诺三世,设定局摆足欵,才接见我们特首,做给菲律宾人民看,他系威系势咁款,捞取选票。香港人,见到我们特首咁嘅款,给亚基诺三世祖玩弄,真是伤心了很久。到今天,我犹记存,当天当时,电视台传来,画面的羞辱。

我小强,自问都有救过寃狱的经验。落什么药,用什么方法救,都有点心得。这个所为,民主的菲律宾大国,由部分有系统的贪官把持。当然由习主席出声,应该搞掂。但是这位杜特尔特总统,菲律宾民主大国,培养出身,玩政治一定利害。近年因为,祖国兴起,菲律宾由亲美,转为做蛇,即是做两头蛇,玩弄中美,两个超级大国。叫习主席开声,即是为难主席。

我们香港人,要救寃案。就要自己去做,

一,组织救寃队。天天透过文字,口语宣传,告诉家庭宾姐,街上菲佣,等她们明白,知道香港人,有痛苦寃案。求她们帮忙,给她们请愿信,叫她们签署名字。放假人人俾两个小时,去领事馆,及领事家门,送事实请愿信。诉说有事实,有証明,都判香港人寃狱,令菲律宾国家,法治及人民与海外宾姐蒙羞,更要宾姐帮忙,寄寃案宣传品,回菲律宾祖家,给亲朋戚友,诉说根由。组织喊冤队,天天去总统府,总检察长府第,天天喊寃示威。

二,揾人找个条检察总长的太太,最好是令他晚上,睡得快乐开心的枕边人,给他大旧美元,推翻寃案。

三,找监狱官,给钱来一个偷龙转凤,更可揸回只渔船返香港。

四,感动香港人,及国际宣传。去菲律宾旅游,分分钟变运毒份子,死刑都有份。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抱B容易管枪难

新西兰基督城发生严重枪击案, 澳洲籍白人疑犯到两座清真寺乱枪扫射,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