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皓镧传》的 “火鼠皮”谜团宋元揭盅-石棉

《皓镧传》正在大气电播热播中,最近讲到主角皓镧被同父异母的李岫玉,设计贿赂太卜(掌阴阳卜筮之官),让他去陷害李皓镧。令李皓镧被赵王认为她是妖孽,祸国殃民,在太卜的推波助澜下,让赵王以火烧李皓镧来祭天。但结果李皓镧却完好无损的从火堆中走出来,身上穿的袍子也变成雪白色。结果,李皓镧反将太卜一军,声称被火祭时见到天神,要太卜祭天来作神使......

皓镧祭天前身穿吕不韦给予的袍子 (《皓镧传》截图)

过程的确有点匪夷所思,为何皓镧能浴火重生?后来剧情也有解释,指出吕不韦所送的袍子,是由“火鼠”皮制成,火鼠皮遇火就会变成雪白色,这种动物的皮制成的布叫“火浣布”,能辟火,才让皓镧在烈火中安然无恙。

皓镧浴火重生 (《皓镧传》截图)

这里所说的“火鼠”,是中国古代神兽之一,又名“火光兽”,传说住在南海尽头火山里的一种奇鼠,可以在火中生存。由于它的毛皮火烧不毁,就让很多人千方百计寻找“火鼠皮”。这个背景也加强了剧集中的吕不韦究竟有多神通广大,能够找来火鼠皮让皓兰脱险。

《皓镧传》截图。

“火鼠皮”这类被视为传说中的圣物、宝物,在晋人张华所著的中国古代神话志怪小说集《神异经·南荒经》中有载:“不昼木火中有鼠,重千斤,毛长二尺余,细如丝......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取其毛绩纺织以为布,用之若有垢涴,以火烧之则净也。” 意思是这种火鼠怕水,其毛发做成的布,如果有污渍的话可以放到火中燃烧就变得干净。这类说法,不少文献包括《太平御览》等也有记载。春秋时期的《列子》也有载:“周穆王大征西戎、西戎献锟铻之剑,火浣之布……火浣之布、浣之必投于火、布则火色、垢则布色,出火而振之、皓然凝乎雪”。这也是之所以为何古人将这物料称为“火浣”。

《列子》局部 (网上图片)

“火浣布”在正史中多有出现,然而关于它是如何制成却莫衷一是。它大多被视为传说之物,因为它具不燃性,火中能去污垢,物料来源也被指为“火鼠”,凡此种种的神奇,就连三国时期的魏文帝曹丕也一度怀疑火浣布的存在。他在《典论》中写:火的性质严酷猛烈,不可能从中孕育生命,世间不存在火鼠,则火浣布纯属虚构。但恰巧,有西域使者送上了实实在在的火浣布......

日本江户时代中期寺岛良安《和汉三才図会》中的火鼠图 (网上图片)

“火浣布”真的存在,但因这样说成“火鼠皮是存在的”必然是武断。这个谜团,后世也慢慢揭开。北宋蔡京季子蔡绦著有《铁围山丛谈》载:“及哲宗朝,始得火浣布七寸……大抵若今之木棉布。色微青黳,投之火中则洁白,非鼠毛也。 ”即是到了宋代,不少人已知道“火浣布”这种防火布料,不是来自传说中的“火鼠”。

到了元朝时期,这种防火物料的来源也有具体记录,据旅行家马可波罗《马可波罗行记》的记录,除了说明“火鼠”这种物料并非动物,也记载它是一种矿物。令后世认为,“火浣布”这很大可能就是纤维结晶状的天然矿物质、耐热物料石棉。

马可波罗画像 (网上图片)

马可波罗说,在中国“欣斤塔刺思州”(Chingintalas,具体地点已不可考)的一座山中,有一种矿脉可以用来炼制“火鼠”-这种火鼠并不像我们所认为的那样,是一种动物,而是开采到地下的一种东西......

国立故宫博物院藏清代火浣布 (网上图片)

当时,马可波罗一名突厥的旅伴兼大汗臣子苏儿非哈尔,学识渊博,恪尽职守,并开采了“火鼠”以敬呈大汗。据指他在挖掘一座山时,盛产一种矿脉,可以提炼“火鼠”;将其碾碎,其中有如毛线一样的细丝;然后暴晒它,使之干燥,然后将其放到铁臼中洗去泥沙,只留下类似羊毛的细丝,并用它织成布。这种布颜色不太白。把布放到火中烧炼,取出之后颜色洁白如雪,每次布匹脏了,将其放到火中就可以洁白如初。结果,大汗制作了一块华美珍贵的火浣布,赠给罗马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