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揭大湾区规划总体思路

国家公布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厚厚的纲要涵盖了众多方面。 香港人看不惯国内的文件,看到头痛也不知道重点在哪。 可能要避开规划纲要的细节, 集中了解中央搞粤港澳大湾区整体思路。

第一, 战略定位。内地讲“一分规划,九分落实”。中央不但重视规划, 还非常重视规划如何落实,会定出具体指标和执行方法。以1978 年邓小平提出中国改革开放为例,便定出10年经济翻一翻、20年 翻两番(即一变四)的目标,之后按这个目标定出落实的政策。 今次大湾区的规划也是定好明确的战略定位, 再加一个两步走的规划。

大湾区的战略定位是“成为世界新兴产业、 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基地,建设世界级城市群。”新兴、现代、 先进,核心是要将整个大湾区发展成一个世界级创新产业中心。 中国经济正面临结构性转型,未来要再上一个台阶, 就是要发展高增值的创新产业。 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是一个创科湾区, 目的是要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增长极”。所谓“增长极”, 就是增长点的变奏,增长点是一点,而“增长极”则是整片的地区, 目的是要大湾区拉动中国经济发展。

第二,两步走目标。第一步是由现在到2022年, 要令大湾区综合实力显著增强,城市群框架成型。 搭建框架其中一个关键是先搞好基建,例如“一小时生活圈” 的目标,(即区内所有地方在一小时之内可以到达), 将进一步兴建轨道交通网络。深圳已抢在前头,率先公布已起动31 个基建项目。

而第二步是到2035年,到时要“ 形成以创新为主要支撑的经济体系,国际一流湾区全面建成。” 关键是“国际一流”。这与40年前中国搞改革开放, 深圳作为经济特区,要借鉴香港的状况,已经有本质上的不同, 当年香港远未到国际一流,但深圳非常落后,就对标香港来发展。 未来的标的主要不是香港,例如搞科技发展, 是要针对美国硅谷及日本湾区等最先进的创科企业。 如果中央这两步走的目标可以达到,到2035年, 粤港澳大湾区将可以媲美美国硅谷或日本东京湾区的庞大新经济体。

香港的无论是建制派或者反对派,面对粤港澳大湾区的规划, 都有误判。计划一出,反对派就质疑香港是否“被规划”, 而特区政府亦忙于回应说香港参与了规划,所以不是“被规划”。 所谓“被规划”,其实是一个政治议题。 反对派认为香港要自主发展,不应该放在中央规划里面, 否则就代表中央干预了香港。然而,在内地官员眼中, 这个质疑相当幼稚可笑,特别是广东省湾区9个城市的官员, 他们巴不得香港不在规划之内。我们要接受一个现实, 在大湾区的经济发展规划内,香港并不是处于不可或缺的核心地位, 讲难听一点,中央不是要大湾区模仿香港, 所以也没有强逼香港贡献大湾区的意图。相反地, 如果大湾区发展成功,这就是最后的一艘苏州艇,香港不上船, 就真的应了“苏州过后无艇搭”这句俗谚了。

至于建制派,则停留像在40年前改革开放的思维, 是想向中央拿政策。但既然香港地位不再那么特殊, 中央有多少特殊政策可以给香港呢?甚至以香港最强的金融业为例, 虽然现时的定位是“香港发展成为大湾区高新技术产业融资中心”, 但上海的创科板已经如箭在弦, 如果未来上海创科板融资成本及便利性都比香港好的话, 香港连这方面的优势也将失去。

比较合理的思路是,在大湾区未来的发展中, 香港的思考方向应该是和内地互利共赢, 既然大湾区的发展目标是对准世界一流水平的水平, 究竟香港如何可参与其中, 如何令大湾区的发展走上到另一个新台阶? 中央很难再给予香港优惠政策,香港不能再希望中央能够给予什么, 而是要在大湾区这艘大船的航道中,迎头赶上,寻找机遇。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超级恶霸

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之一《为副不仁》(Vice)讲述2000年就任副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