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由弃如敝屣变官府上宾

政府委任的觅地小组的经历,就如坐过山一样。犹记得去年12月31日,觅地小组赶及在过年前递交最后报告,草草了结其觅地工作。当天,小组主席黄远辉和副主席黄泽恩在政府总部会见记者,一如大家所料,记者有很多提问。黄远辉和黄泽恩两位六十多岁的长者,站了个多小时回答问题,被传媒体笑称政府“虐老”。

政府连会议室也不安排予觅地小组见记者,也没有官员陪同出席,从这个小动作,反映政府映不重视小组的意见。政府与觅地小组的分歧有迹可寻,我去年5月的一篇文章问起觅地小组会否是“周永新模式”的重演。当年特首林郑月娥还是政务司司长的时候,找了港大教授周永新做全民退保的研究,后来周永新提出的报告建议采用没有资产审查的全民退保,但政府不接受。林郑与周永新亦因此交恶。

觅地小组当时也在走相同的轨迹,做大规模的公众咨询,但小组所做的事情,有很多都与政府不太同步。例如政府想大力推动公私营合作开发土地方案,觅地小组却在首轮咨询时指市民最不接受此方案;又例如政府不太倾向收回粉岭高球场来建楼,但觅地小组却一直坚持;之后林郑月娥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明日大屿”计划,要填海造地1700公顷,与觅地小组提出的1000公顷有差距,小组主席黄远辉又公开批评政府。由于觅地小组不太识做,提出的意见与政府的心意不通,两者越行越远。

不过,俗语说得好,“政治这回事,一日也嫌多”,周二的行政会议讨论觅地小组的建议,结果是政府全面接纳小组的8项建议。觅地小组的很多建议,其实都比较虚,其中只有收回粉岭高球会部份用地(共32公顷)比较实。然而,这也是政府一直反对的建议。现在政府决定全面接纳觅地小组的建议,很明显是转了軚。

收回粉岭高球会部地土地用作建楼,是一个看起来漂亮,但执行性比较低的方案。很多商界重量级人物不赞成征用高球会土地,高球会附近道路狭窄,交通配套严重不足,再加上要收回的32公顷土地上,有大量的古树和一些古蹟。凡此种种,会令政府在收地过程中,遇上一千种反对。由于无论是区议会,城规会,以至立法会,都有无数的反对渠道,政府容易处处踫壁,在一般情况下,政府都会避开这种极具争议性的土地。

不过,高球被指为贵族运动,打高球会土地的主义,大有劫富济贫的罗宾汉式味道,容易得到公众支持。这种建议就像英国公投脱欧的建议一样,表态支持的人,只是表达一种情绪,没有考虑执行的困难。政府怕挫伤其民望,便不敢否决征用高球会土地。特别是政府在最近的几个月,接连在几个公共政策上“跣軚”,首先是在提高老人申领综援年龄政策上跌跤,然后在三隧分流方案触礁,遇上流感爆发令到公立医院逼爆,惹来公众不满,最后连派四千元也搞出小混乱,引来政府办事不力的质疑。

特首林郑月娥和特区政府高层的民望正在下滑,如果在这个时候,不接纳觅地小组的建议,尤其是不收回高球会用地,将再度造出一道伤口,让反对派政党和政府反面,进一步拖低政府的民望。政府最后只好面对现实,全面接纳觅地小组的建议。小组主席黄远辉由两个月前的一名政府弃将,摇身一变成为官府上宾,这种犹如坐过山车的感受,相信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个中滋味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