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烟与加税

最近食卫局就禁止售卖电子烟进行立法工作,足证政府在反吸烟的运动上决心日增,再度引来反烟草团体倡议加税一倍,由现时每包香烟含税38元,增至76元,使每包香烟的价格增至100元,以逼使烟民放弃恶习。

 

 

笔者绝对支持以经济诱因改变市民的行为,透过加税提升物价,以减少某种商品或服务的需求量,或改变某种影响社会的行为,以达致更好的社会效益。例如开征胶袋税,便成功改变市民滥用背心胶袋的习惯,对推动环保大有好处,因而值得支持。然而,当加税已经无法达致改变行为的目的,政府继续勉强推行,就是不利社会和针对问题的一大恶法。

 

 

根据香港吸烟与健康委员会的数字显示,过往政府大幅增加烟草税的决定,对于减少烟民人口影响实在有限。例如2009年政府提升烟草税率至50%,隔年的烟民人数只是轻微下滑1%;及后11年和14年政府两度增加烟草税率,烟民人口依然保持平稳,目前仍有超过10%市民有吸烟习惯。

 

 

虽然,政府强调自1982年进行有关纪录以来,吸烟人口已经大幅减少,由当年的23.3%,减至今天约10%。不过,真正大幅减少烟民人口的时期,是8、90年代,是时烟民下滑的比例接近一半。相反,由2000年至今,即使政府大幅加税,烟民人口只是减少不足2%。

 

 

换言之,加税对改变烟民行为作用不足为道,而真正影响烟民,是政府进行教育及宣传,利用不同媒介和平台宣扬吸烟有害的讯息,加上在政策上采取不友善态度,例如禁止在部分地方如电梯吸烟,才能收到明显的效果。即是说,真正有效的反吸烟政策,在于资讯及法律,而非经济诱因。

 

 

参考英国的经验,1980年代初期烟民人口颇多,占35%,至近年已减少逾半。然而,真正改变英国烟民的行为,不是高达80%的烟草税,而是推行法例,阻吓烟民的习惯,例如禁止在室内吸烟、禁止家长在未成年子女面前吸烟等,令烟民人口持续减少。

 

 

笔者认为,经济因素无法扭转烟民行为的原因有三。一,吸烟是上瘾的行为,即使价格高昂,烟民最多只会减少吸食量,而不会放弃这个行之已久的习惯。即如吸食毒品的价格同样不菲,但是瘾君子依然会不惜代价购买毒品;二,以提升香烟价格打击烟民,是一种负面、消极的宣传,部分有逆反心理的烟民更加不会放弃此等行为;三,虽然香烟售价提升,烟民仍可从其他途径买入相对廉宜的烟草,甚至走私香烟,令烟草税毫无用武之地。

 

 

既然政府希望加大力度反烟,将吸烟人口减至最低,就更加不要妄用加税作为主要的手段。事实上,大张旗鼓针对吸烟问题从来不具道德力量,因为如果认为吸烟害人,那么同样有害身体的酒税,何以政府又不作调整?当部分西方国家意识高糖饮食对身体遗害极大,纷纷开征肥胖税,何以政府又不紧跟脚步?

 

 

笔者不是支持烟民或鼓励吸烟,但如果政府只会加税,却又不能对症下药,那么就是整体社会的损失。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抱B容易管枪难

新西兰基督城发生严重枪击案, 澳洲籍白人疑犯到两座清真寺乱枪扫射,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