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大屿填海,白白拖了5年

政治因素干扰政府的决策过程,拖慢了政府的施政,最终令到普通市民受害。在觅地建楼的问题上,影响深远,普通市民因此要更长期居住在极其狭窄的环境里、挨贵租、挨贵楼。

昨天与一位熟悉香港土地政策的政界高人聊天,谈到觅地的问题。他说很多觅地计划,如果政府有足够的决断力,也没有政治干扰的话,早已全速推行。但在香港,事情越拖越长,已经拖到大家已忘记该计划曾经拍板,如今又要重头开始,要再争论一番。他说“明日大屿”的填海计划,就是一个好例子。让我们看看“明日大屿”的前世今生。

早于2014年1月15日,当时的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公布“东大屿都会”计划,说政府会进一步开发大屿山东部对开的水域,打造东大屿山都会,容纳新增人口,甚至会在中区及九龙东之外,形成第三个商业区。同年2月26日,财政司司长曾俊华宣读预算案,再次提到此计划,说政府会尽快开展相关研究。这就是如今“明日大屿”的前身,也是在那个水域填海。

当时社会对开发东大屿没有强烈的意见,同年3月,发展局向立法会申请和东大屿计划相关的“中部水域人工岛策略性研究”拨款,涉资2.269亿元。当时没有人想得到,这一个中部水域填海研究的拨款申请,最后竟然在两年内两次在立法会触礁!

当时正值立法会拉布高峰期。第一次触礁是因为反对派突袭,派出大量成员加入立法会工务小组,令到他们在工务小组的人数超过了建制派,“中部水域人工岛策略性研究”拨款申请开会时,反对派突然离场,令到小组流会。

第二次触礁因为立法会拉布情况越来越严重,当时“中部水域研究”拨款申请再次提上立法会,但最后因为有大量政府工程都在立法会工务小组及财委会排队大塞车,政府见立法会休会在即,而堆积的拨款申请又太多,只好把一些非紧急的议题撤销,大屿山东部水域填海计划的前期研究拨款申请,就这样拉了下来。

人的生命短暂,政治拖延无穷。拖得几拖,本来政府已经拍板想进行的填海大计,就此无疾而终。本届政府于2017年上台后,没有马上推行觅地大计,改为委任觅地小组重头开始去研究咨询。这样拖了大半年后,可能因为政府见到觅地方面无可再拖,特首林郑月娥终于有去年10月的《施政报告》内提出“明日大屿”计划,要建填海造地1700公顷,以舒缓本地长期土地供应的不足。

玩来玩去,玩到今天,“明日大屿”计划的拨款申请又将提上立法会,预计反对派仍会继续反对。和当年“东大屿都会”差不多的填海计划,一拖就是5年。填海属长远的土地供应,可能要15年以后,才会有单位落成。但大家一不留神,政治上只是轻轻一拖,就拖了5年时间。只要看看西九文化区,回归开始时已经说了要搞,现在已回归了21年,才开始见到一些眉目。

政治的拖延,造成的祸害,远比想像中的严重。现在正住在100呎㓥房的低下阶层,或者买了128呎“龙床盘”的中产人士,究竟他们有没有意识到,让他们陷入这样不堪的处境,不但影响到他们的生活,也影响到未来一代的成长空间,其实都是和政治有关?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