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占旺占到妻离子散的故事

一个DQ议员,有个工作室。有一个自由工作者,名叫“水电麦”,一无工开就去工作室打趸,打吓打吓,就变成了DQ议员的拥趸,他与一起打趸的“社工仪”,结成DQ议员的民主双翼先峰。到了占旺时,他们四翼齐飞,降落占领旺角的塲地核心,开始他们的占旺革命,豪情事业的丝带革命。

“水电麦”每天大汗淋漓,日锤夜锤,建设了可以档雨的帐幕,也可以遮挡盛夏的毒太阳,令不知多小同路的黄丝羣众,得到保护。由满身大汗的盛夏,人人臭汗熏天,到秋风夺暑的好天气。秋风挟带住警察的清塲声,送到每一个,占旺羣众耳朵内。羣众沸腾反抗,但是怎样反抗,怎样不舍,最终都要离开霸占他人的土地。

图:当日占旺的激动场面

图:当日占旺的激动场面

当一切到尾声,正在帐幕休息的他们,被清场人员挑起帐幕,“水电麦”和“社工仪”二人,从梦境回到现实世界,从天堂回到旺角,他们只能匆匆穿回短裤和T恤,连银包手袋胸罩鞋子袜子都不能找上,就被警察驱逐,走到行人路上。

他们二人,沿着行人路,步行往旁边新兴大厦的桑拿浴室。“水电麦”去找在那里从事脚底按摩工作的太太。他太太八姐,出到大堂,望住他们二人,赤住脚无袜无鞋著。八姐不吭一声,给了二百元予丈夫,掉头神伤,走回按摩室,伤心无言的她,想着他先生的不忠场景,化为力量。一时用忿怒杀人的大力,一时又用充满爱及包容丈夫的柔力,精准地为我按摩。按摩我那对用了近六十年、香港出生的正宗香港脚。

我问八姐什么事?出外一分钟,回来好像受了一千年的苦?八姐崩溃了,不理有无其他人,在偌大的按脚室,道出那几个月占旺的苦,她眼睛含住泪问道:“小强哥,香港政府,共产党,民主党,民建联,工联会,工党,社民联,什么大状党。有那些什么党,是对的,是最好的,是最可以信,最帮香港人?”

我詑异地想,政治这味野,又关妳条揸脚大婶什么事?我心里想了一下,她的家庭,一定出了事。谨慎用心想了一想,才小心答嘴: “八婶。我不理港府建制,及什么政党与共产党。帮到香港人民及家国,就是大道理。”

八婶对住我对香港脚,大声说:“小强哥你讲得超对。初初我到香港,从佛山下来。老公做水电,我去工会学按摩,住在山上寮屋,落车行上山,左手挽住街市𩠌菜,右手拿住超市厕纸杂物,胸口揹住小孩,行近半小时山路,才返到寮屋,坐下櫈真是想死。每天出入二次,日日如是,天天都想放弃自己,都想死。吃白面包饮白滚水,过得好辛苦。初生小孩,拉开胸口给小孩喝奶,我就有动力,就有生存意志。返工用手大力按你们的香港脚,无生意时,我就用吸奶器储奶,真是乳头,吸到变了,又黑又异型。慢慢上了公屋,交壹仟多元租金。地方虽然比寮屋细小小,但是卫生环境好多了,更好是有电梯,不用天天出入回家,步行个多钟。个人虽然仍辛苦,但精神好好多。”

八姐续说:“到今天仔仔,已经读中学,我的客人,因为我用心,给客人按摩,我又肯买医书钻研按摩穴位。你之前介绍的老总,我都医好他的脚痛,客人越嚟越多。这十多年,一切一切都变得好好。但是占旺一开始,好似台风袭港,吹走我的好日子,搞到满地断树泥泞,令我又返回以前,行得好辛苦的岁月,再次陷入地狱。我的水电麦,话建制派不好,共产党更加不能信。又常常揾回旧事讲,说他小时候在大陆上课时,同学上堂对住毛泽东海报说,毛泽东发霉,就给人带走,从此见不了他。所以他说,为小孩的未来,要站出来去占旺。工又不做,日夜不回家,回来只是冲凉换衣服,还带几个人回来。他还要教孩子和他一起,为香港站出来,走出葵涌去旺角,要占领旺角。他那位占旺红颜知己,更帮忙他,教我孩子上什么公民课。每次他们回家,我总想入厨房,拿菜刀斩他们。但是我忍忍忍,因为我挨了近廿年,我不想毁了个家。我想我爱的水电麦,希望他总有一天会真正回家。”

“好彩我的孩子乖,知道我的苦。他们走后,孩子就安慰我。妈妈我知妳好辛苦,妳的手,因为替人做按摩,做到比脚板,还要粗大。手又巢晒皮,有茧有枕,布满双手。挨到鼻敏感,晚晚鼻塞,睡不好。我会用心,唸好中学,用尽能力,升上大学。我不会听他们讲,跟他们去占旺。我会用心唸书,妳放心啦妈妈。孩子竟然调转头,安慰我。”

“我个小孩明理,给我力量,令我顶得住。所以我听你,小强哥讲,你说得对。有道理,我们就支持他。但是我们之前,日子过得好好,可是我的老公,仍要站出来,去占旺去钉木板,去做义务司机,做占旺义工。做标语,做横额。重话要个仔,一齐去。现在没饭吃,没书读吗,没自由吗?这个是什么大道理?他话小时小朋友,说毛泽东发霉,就不见了,就鎗毙了。但是邓小平搞开放,搞自由经济。我们可以下香港,他的佛山弟弟,因为开放经济,得蒙其益。我们早期到香港,未站稳脚,他更资助我们生活。我总觉得,以前不好,不可以说,如今什么都是不好。好像占旺,成个旺角,变了鬼城。不要讲其他,我按开的脚,差不多完全不见了。这几个月,全旺角。什么生意都没了,我们姐妹及员工,都是靠积蓄及借财仔渡日,真是每天回旺角,都是渡日如年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