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成为黎智英的重武 话入股我25% “就这样敲定,快,快,快,走,走,走,去台湾。”

我是肥佬黎的武器。

苹果速销网关门。黎智英主席,一句输得起,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他真是好利害,有能力负担亏本,又不影响他的财力及豪情壮志,以及壹传媒的基业,真是服了他黎主席。他不久就宣布,有新搞作,渡海往台湾,创办台版壹传媒,搞台湾的第一本,新闻周刋,台湾壹周刊。

我由惶恐担忧,差不多跌落低谷,及差点被黎主席身边红人,洋人麦高文(Mark Simon)代替了,把我的报刊发行生意取代掉,竟然因为苹果速销执笠,我又可以华丽转身,又转为给黎主席点着灯,转运成为火红的小强,更被选为,远征台湾部队的先锋。

图:我去台湾搞发行,被台湾传媒指为“香港人入侵”,其实初是原意是找当地公司发行,岂料一波三折。

图:我去台湾搞发行,被台湾传媒指为“香港人入侵”,其实初是原意是找当地公司发行,岂料一波三折。

我受黎主席嘱托,往台湾寻访,发行代理商,去发行台湾壹周刊。揾了台湾发行商,最大的头三名,亲自去台湾,拜访与挑选。1,台英社图书,中英文杂志发行公司。2,农学社图书发行公司。3,事隔20年,忘记了第3间发行商的名字。去到台湾,走进她们公司。就好似睇紧日本剧集,又好似入了日本公司。日本人的魂魄,深入了台湾人的心里。他们所有员工,个个都穿长恤衫,都打条猪肠领呔。科长襄理,经理老板,更穿黑色大西装。做发行通街巡档看销售,与零售搞关系,穿到咁,真难搞。再者,台湾天气,春夏天又湿又热,真是不要讲,外面𠮶套大龙凤道具,下面条底裤都湿到出汗水啦。我就T恤长薄裤,背包内都要放件背心内衣时常替换。他们学足日本人礼仪,见面握手,又要躹躬,走又要做多一次,似足日本仔。怪不得,日本人最爱台湾旅游。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日本殖民台湾,数十年,台湾与日本太相近。我在台湾,经营生意近廿年。我相信,日本以外的地区,讲日本语比例最多的,应该是台湾人。

去到最大的台英社,老板见不了,只有一个女经理,带领几位,男女下属,热情招呼我。讲咗半日,我都听不入耳。因为台英社,生意主力在书店,以及入口发行,英文图书杂志。当年台北巿政府,刚借清洁市容为名,收掉好多报档。报刊零售,只能靠连锁便利店。但是连锁店,当然又是,赚钱第一。收取入店杂志上架费,名目甚多,费用贵兼找货数迟,令小型及个体户出版商,经营困难。正所谓无细,怎会做出大,以及做大市场个饼呢?

在此环境下,报纸主力搞订户,零售报纸,就少人光顾哪。报纸杂志,没有竞争,就没有成行成市的感觉。他们的出版业,在零售层面,就好像今天,老人的我的小便,越来越少啊。

除了连锁店,报纸杂志就靠订阅。香港在2000年,报纸杂志,销售最强就是报摊。所以香港报纸杂志,对自由新闻传播,居功至伟,就是报摊。但是台湾,犹其是台北市,就没有多少报摊。就算有报摊,都是不出我的两只手掌的指头。离开台北市,或小弄小巷,及中南部,就有兼卖少量报纸杂志的士多,她们称为干妈店。干妈店可以生存,以及最好赚。竟然和香港赛马会有关,买六合彩小型贴士报刋。当时整个台湾,尤其中南部的干妈店小报摊。生存就是靠,种类多到我都数不到,报头竟然印着香港赛马会核准的,必赢六合彩贴士小报,赚到钱能够生存。跟珠江三角洲的小乡小镇一样,六合彩贴士报,这个产业令好多人受惠。当然亦令好多人,输到破产,输到破人亡。

干妈店就好像我们,香港50、60年代的士多。但是今天台湾的连锁店,亦学了全世界,杀入偏远地区,扼杀了干妈店的生存空间,小商品慢慢亦被台湾五大连锁店替代。

我去到新店市,见到专做本土杂志图书发行,农学社老板及社长,及一众经理。他们热情招待,及讲解台湾,零售与发行生态,以及他们发行的热情理念与能力。离开后,就认定农学社,陈日升老板,热情及能力,远比其他公司高。我亦诚意,希望陈日升老板,可以到香港壹传媒公司,与黎主席亲谈。

图:黎智英和农学社谈不成,叫我去台湾做发行,让我成为台湾杂志口中黎智英背后的“关键人物”。

图:黎智英和农学社谈不成,叫我去台湾做发行,让我成为台湾杂志口中黎智英背后的“关键人物”。

回到香港,落机后,什么都不去不做。即时飞车,往壹传媒总部汇报,工作情况。并恳求黎主席,拨出时间,好等台湾农学社老板拜访黎主席,谈妥发行台湾壹传媒的发行生意。

农学社陈日升老板率领,一众发行精英,从台湾到达,壹传媒会议室,与黎智英主席及高层会晤,气氛甚好,我看见差不多事成。怎知陈日升老板,提出要入股台湾壹周刊。我心底想,用入股建立关系,莫非是日本人手法,真是高明的姻亲关系。怎知送完陈老板上车,黎主席即召入房,说“这条农学社陈日升,志大财疏。入什么股?我不用他,你要去台湾。帮我做发行。我入股你台湾公司,25%股份,就这样敲定,快,快,快,走,走,走,去台湾。”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