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园社区” 的生活教人向往

最近读了一篇有关“田园社区”的文章,作者持续智库张之纳提倡田园社区生活,令人神往,政府正如火如荼推展古洞北及粉岭北建屋工程,如果可以灵活运用新界土地,保留新界农地和绿化环境的特色,把部分农地结合成农耕与住屋的“田园社区”(Idyllic Community),就是不少人向往的生活。

 

“田园社区”是一个绿色小社区,喜欢耕种的居民可以拥有城乡合一的居住环境,既有城市生活的便捷,也有乡间环境的静谧,可惜香港现在仍未有,要找现实例子可以到杭州的黄公望村、环溪村和台北市的微笑农场。据张之纳介绍居民平衡了发展和保留乡间特色,建成新型农村,居民呼吸新鲜空气,吃的蔬果也是自家农耕成果,质素有保证。

“田园社区”并非遥不可及,台北市微笑农场是一例

“田园社区”并非遥不可及,台北市微笑农场是一例

 

领略归园田居生活

黄公望村更加将田园社区发展成旅游项目,让城市的旅客于周末到来享受农村生活,甚至落田耕作,“悠然见南山”是归园田居生活的写照。

 

对于古洞北和粉岭北发展计划,笔者支持持续智库的建议,在古洞北先行先试,当发展商申请建屋时,政府可以在地价上给予优惠鼓励拨出一成土地作耕种,以该区地积比率为4计算,一个10万平方米的“田园社区”,便有1万平方米的农地供社区内有兴趣耕种的居民使用,开始的时候由管理公司聘请专人打理;余下的9万平方米土地,按4倍地积率兴建36万平方米的楼房,为1万个家庭约2万至3万人提供居所,聘请专人打理要由管理处支薪,屋苑 1 万户,管理费中涉及农耕开支料每户摊分的金额不多。而且“田园社区”的居住环境改善,居住的单位也会升值。

 

正如持续智库所言,我们若要在满足住屋需要和保留农耕的生活方式之间取得平衡,需要极大的智慧、创新思维和勇气,特区政府可以先在古洞南试行“田园社区”,收集居民的意见后,再决定日后会否把“田园社区”推展至新界其他地区。

 

微笑农场可参考台北市田园城市网页https://farmcity.taipei/city/m7_crop/crop_C.php?sid=19

chanchan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你或有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