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武则天发明的反作弊方法 现今公开考试也有用

新一届DSE文凭试就快开考。从今天的角度来说,科举当然非常落后,但累积下来的制度经验,今天公开考试也会参考。

《宋代科举考试图》 (网上图片)

科举制是古代最重要的选拔官吏制度。创始于隋,形成于唐,至清代衰落,历经1300余年。自唐代以降,科举成为各朝首要仕官途径,中高层官员几乎都由科举出身。科举制最大的优点是从根本上打破豪门世族垄断政治权力,社会更加开放。元代高明《琵琶记·蔡公逼试》有载:“十年寒窗无人问,一朝题名天下知”,所以,科举也是绝大多数人改变命运主要方式。

考生为增加机会不惜跨省应考,图为《王琼事蹟图册》 (网上图片)

一牵涉及人为的发明及制度,完善无漏洞难免,也因科举重要,难免有人投机取巧通过考试获得功名。事实上,科举刚举行时漏洞百出,容易作弊。为防考生作弊,反作弊制度不断完善。在多种方法中,有一大重要的关键就是“糊名”。

糊名法即“弥封”,源于唐代武则天时期,到宋代成为定制,直至今天的公开考试依然在用。“弥封”就是将试卷上考生的姓名、年龄、籍贯等信息密封,阅卷官就看不到考生信息。在现代的考试阅卷,基本都是如此,香港考生作答只以编号识别;至于内地高考,答卷会有“密封线内不准答题”,就与古代“弥封”的概念一样。

网上图片

在武则天前,唐代科举试卷不仅不“弥封”,反而阅卷时还参考推荐人的“行卷”,检验考生综合素质。“行卷”就是参加科举考试的士子,将平时认为较满意的诗文,加以编辑再给主考官,以便在阅卷时参考。这与现代公开考试中,有部分会是看平时成绩一样。

“行卷”虽可避免“一考定终身”的弊端,但在唐代就为作弊开了方便之门,不少人就在行卷上做手脚。尤其武则天当政时期舞弊严重,朝廷难以选拔真正人才,最终朝廷中当官的大部分都是没有才能的庸人。武则天最初想的是放弃考试选拔,恢复以前的举荐制度,但实际上举荐更易舞弊,弄虚作假。

武则天(网上图片)

武则天终于发现一个好方法,就是在试卷糊上名字,考官批卷在不知道考生名字,是为最开始的弥封制。据主要记载唐太宗和武后两朝言行事迹的《隋唐嘉话》载:“武后以吏部选人多不实,乃令试日自糊其名,暗考以定其等第,盖糊名考校,自唐始也。今贡举发解,皆用其事,曰封弥”。

武则天后,“弥封”并未大规模推行,直至宋朝。北宋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大臣陈靖上疏宋太宗,建议在科举考试中使用糊名办法,以防科场滥觞,得到太宗采纳。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弥封”法在部分省市的乡试中实行,当时的皇帝宋真宗曾高兴说:“今岁举人颇以糊名考校为惧,然有艺者皆喜于尽公”。

网上图片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作弊及反作弊一直角力。针对“弥封”制,考生可在上面做些记号,也还通过笔迹辨认,于是又发明誊录法。大中祥符八年(公元1015年),宋真宗专设誊录院,派书吏将试卷抄成副本,考官评卷时只看副本。

考生的试卷,一律用墨笔书写,故又称“墨卷”、“原卷”,而誊录副本一律用红笔书写,故称“朱卷”、“誊录卷”。朱卷与墨卷的编号一致,誊录后还要有专人核对朱卷和墨卷,称“对读”,确定誊录无误方能交给考官评卷。

弥封和誊录结合,有效改善作弊,使得科举考试越来越公平,不过也闹出两单可笑故事。第一个是因这个制度而错失了状元。宋嘉佑二年(公元1057年),欧阳修以翰林学士身份主持进士考试,点检试卷官是梅尧臣。在阅卷时,有篇文章引起梅尧臣的注意。此文清新洒脱,逻辑严谨,文辞简练,于是推荐予欧阳修。

欧阳修画像 (网上图片)

欧阳修看后也大为赞赏,本来想评为第一,但又一想,能写出这种好文章,肯定是自己的学生曾巩,如果选自己的学生,难免被人说闲话,于是忍痛割爱,将此文评为第二。拆开弥封后,欧阳修万万没想到此文不是曾巩,而是苏轼,结果苏轼与状元擦肩而过。

另一则故事的主人则受益于“糊名”,他就是宋仁宗皇佑年间的科举状元郑獬。郑獬从小读书名列前茅,有点自信自负。科举前,他不知为何得罪了主考官。于是主考官在判卷时,凡是答卷内容和风格与郑獬相似的统统不予录取。可是后来拆封时,郑獬却中进士一甲第一名。所以,他要感谢弥封及誊录。

清代科举贡院考场 (网上图片)

后来元代也按照宋的科举制度设立了受卷官、弥封官、誊录官和对读官,各司其职,权限分明。清代科举试卷的弥封制更完备,流程更严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