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命百二岁是福还是诅咒?

记得祖父母在世时时,吃饭都用上印有“万寿无彊”的饭碗,这反映中国人对高寿的追求,视之为福气。然而,在挤迫及急促的都市生活中,高寿代表什么?

 

标德身边有位Auntie正打算加入“跨境安老”行列,她慨叹“有头发边个想做癞痢”!她原想在香港安享晚年,弄孙为乐,闲时与亲友打牌打牙较,但孙儿快将出世,狭窄家里放了BB床后,已没有多少剩余活动空间,根本容不下三代人同住,唯有牺牲自己加入跨境安老行列。

 

相信这位Auntie的经历并非独有!

 

政府经常强调“居家安老为本,院舍照顾为后援”政策方针,尽量让长者在熟悉环境、原有的人际网络中生活,对他们身心健康是最好的。但从Auntie的例子可看到,所谓的政策都像是空中楼阁,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景”。较为健康的长者都要考虑跨境安老,健康有问题的,家中连放步行架、轮椅也没有地方,于是最终都要被送到院舍过埋余生。

 

长命百二岁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不是遥不可及的“祝福”,但几代同堂住在一个地方彼此依靠,却比旧社会更艰难。

 

标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