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学生自备饭盒暴露家底 午餐饭𩠌配搭见真章

又肥又穷饭盒论

今年2月,澳洲的ABC News在墨尔本最贫穷和最富有的街区做了一个名为“孩子的午餐盒里有什么?”调查。

(网上图片)

他们先到墨尔本最贫穷的地区之一Broadmeadows作采访。在澳洲,每个家庭的每星期收入中位数大概为1440美元,可Broadmeadows居民的收入中位数只有900美元。

墨尔本穷人区Broadmeadows(网上图片)

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给孩子准备的午餐长这样:

零食狂欢(网上图片)

零食“夹”包(网上图片)

最惨的只有两块白面包(网上图片)

为午餐只能啃面包的小朋友难过三秒。

之后ABC的记者又前往墨尔本最富裕的Brighton区,这里的人每星期的收入中位数能有2410美元。

墨尔本富人区Brighton(网上图片)

而他们孩子的午餐盒是这样的:

全麦牛肉三明治+青瓜萝卜+水果(网上图片)

鸡肉生菜蛋黄酱汉堡包+饼干+车厘茄+苹果(网上图片)

自家制pizza+沙律菜+车厘茄+热情果e.t.c.(网上图片)

真是看到图片都想吃,简直和白面包小朋友形成极度鲜明的对比。

调查发现,穷人区的家长为孩子准备的午餐大部分都是可以从超市买来的零食,完全不用费心准备,非常方便;而富人区给孩子准备的午餐盒虽然不如日本人的便当精致,但是几乎都自家制的三明治或者汉堡,面包也基本都是全麦的,而且更注重蔬菜水果的健康搭配,减少了零食和糖分的摄入。

富孩子饭盒:自家制蔬菜饼+自家制乳酪+各种蔬果条+杂果e.t.c.(网上图片)

其实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就是钱。

穷人家庭的父母大多为生活奔波,他们很少有充足的时间给孩子准备午餐,单纯只为饱肚,完全顾不上营养高低的问题。正因如此,在澳洲,肥胖已经成了贫穷的标志,在澳洲中下阶层的肥胖率是中上阶层的4倍以上。

穷孩子饭盒:零食+普通三明治,甚至有罐头沙甸鱼(网上图片)

而澳洲真正的精英阶层却非常重视健康饮食和锻炼,比如澳洲的前总理Malcolm Bligh Turnbull,年届60岁,穿起西服也是相当有型。

澳洲的前总理Malcolm Bligh Turnbull(网上图片)

而澳洲前外交部长Julie Isabel Bishop亦酷爱跑步,身材比许多年轻人要fit。

澳洲前外交部长Julie Isabel Bishop(网上图片)

很多有钱人不仅有足够的钱财和精力让家里的人吃到营养均衡的三餐,还会从小教育自己的孩子们要保持健康的体魄和健美的身材,健康的生活方式让富人区的预期寿命长达86岁。

一个小小的午餐盒代表的除了饮食的健康程度,更多的还体现了由阶级差异带来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态度的巨大差异。

所以,有钱真的可以买来健康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