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媒揭波音与美政府打成一片 联邦航管局人员在波音返工

埃塞俄比亚空难震惊全球,涉事的客机是波音737 Max 8,是波音新型号客机,然而推出后不久,5 个月内发生两次严重空难,波音一直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特别是在事发后初期,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一直在挺波音,强调无证据显示空难与客机有关。

《纽约时报》刊登了追踪报导,披露了波音与美国政府的关系,美国在空难后偏袒波音的态度,西方传媒也看不过眼。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撰文披露波音和FAA人员打成一片

据报道指,埃航空难发生后,多个国家相继停飞波音737 Max 8,波音行政总裁Dennis Muilenburg星期二私下联络总统特朗普,说有信心波音737 Max 8安全。不过双方电话讲完不久,噩耗传来,欧盟宣布禁止所有波音737 Max 8飞行,这表示,全球大约三份二的波音737 Max 8停飞。

美国时间周二(3月12日)下午,全世界大国几乎只有美国,仍容许波音737 Max 8飞行。不过,特朗普这时也在其Twitter上发文,说现时的飞机太复杂,不再需要机师,只需要麻省理工的电脑科学家,又提到复杂性会产生危险,又说,他不想爱因斯坦做自己的机师。到美国时间周三下午,特朗普终下令所有波音 737 Max 8和Max 9停飞。

《纽约时报》爆料指波音长久以来与美国政府关系密切,公司专与政府打交道的高管,是前总统克林顿的资深官员。波音聘请了超过一打的游说公司,在国会及政府部门穿梭,每年花在游说方面的支出达1500万美元,以确保政策对波音有利。

此外,波音源源不绝地付出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政治捐献,在各项活动上,资助民主、共和两党的议员,在波音的网页,“政治支出”一栏长达14页,详列所有资助的大小活动,从南卡罗莱纳州的州议员,到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其活动均接受过波音的捐助。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长期以来外聘专家,来审查航机的安全标准及批准飞行,2005年,FAA修订了政策,容许如波音一类的飞机制造商,指派雇员来参与航机安全的审查,称由于资源限制,难以找到足够专家审查日新月异的机种,而这方法可突破资源限制的障碍,但这给急于把产品推出市场的飞机制造商行了方便,让他们生产的航机尽快通过安全监管审批并交付。这个做法等如让飞机制造商自己审批自己的飞机。

另外FAA于波音在华盛顿州和南卡罗莱纳州查尔斯顿的波音厂房,均设有办事处,FAA的审查人员就在那里上班。这种“打成一片”的状况,令民主党众议员都看不过眼,曾对这状况表示担忧,在那上班的FAA人员有没有受波音影响,谁都不能确定。

FAA高级航空安全审查人员Ali Bahrami,在其工作生涯中一直与波音密切接触,而他负责波音 787 Dreamliner及波音747-8的安全审批。有前美国官方人士就说,航机制造商一人分饰两角,分别是生产商和监管者。

2015年波音高层说,这安排甚具效益,就像波音内部的FAA分部,更说,波音约1000名员工在这安排之内。

至于波音与特朗普的关系,《纽约时报》说,并不经常都那么畅顺,特朗普当选总统后不久,即抨击波音在制造“空军一号”航机的价单上狮子开大口,他在Twitter写道 : “完全失控,超过40亿美元,取消订单 !”然而,在他上任前夕,波音Dennis Muilenburg在棕榈泉与特朗普会面,以解决问题,Muilenburg其后见记者说,价格将在40亿美元以下。

过了几星期,波音捐献了100 万美元予特朗普的就任仪式,无独有偶,2013年民主党奥巴马上任,波音也捐了100万美元给他的就任仪式。

美国大企业与政府关系密切,一直潜藏问题,这次终于闯出大祸。

deepthroat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