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中国职业乞丐惊现墨尔本街头 警方斥:利用市民善心行骗
upload_article_image

UNSW学生不满澳洲移民太多 挂抗议标语被批煽动校园情绪

争吵激烈的最后还是“得个吉”

本月12日(星期二),UNSW保守派社团成员在Kensington校区摆放了一张桌子,桌前悬挂著一幅反移民的抗议标语。社团鼓励学子们找他们辩论这条极具争议性的话题,并打算改变他们的想法,此行为亦引发了轩然大波。

(网上图片)

在澳洲,移民一直是政治界争论比较激烈的问题。根据新民意调查结果显示,25%的悉尼和新南威尔士州居民希望人口增速放缓。

于今年2月发布的官方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有832560名永久居民和长期移民加入澳洲国籍,与2017年相比增长了7.1%,再减去永久离开澳洲的人口,这个国家的年净移民人数达到291250人,为四年半以来最高。2012年澳洲净年移民人数攀升到20万以上,几乎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平均水平的3倍,之后悉尼和墨尔本的房价就迅速飙升,涨幅达到两位数。

声称为进步问题而斗争的UNSW教育团体在校园和社交媒体上都对该活动进行了谴责。该团体表示他们之间进行了激烈的争论,然而对方似乎没有动摇。

(网上图片)

UNSW教育团体称该保守派社团为“校园煽动者”,并嘲讽他们。教育团体表示也许政府应该向公司征税,为像样的公共基础设施和服务提供资金,而不是在移民问题上大肆宣扬种族主义。

“Chang My Mind”这句标语是由美国右翼电台广播主持人Steven Crowder提出的,他于2018年2月在德萨斯州基督教大学外表示“男权主义是一种毫无根据的说法”。他在Twitter上分享了UNSW的活动照片,这张照片成为了其他右翼学生辩论社会话题的动力。

(网上图片)

保守派社团也转发了教育团体的Facebook帖子,表示他们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与种族观点无关,并称为来自教育团体的成员来参加该活动感到高兴,但指该团员试图大吵大闹以改变他们的想法的做法并不有效。

在帖子最后,该社团再一次澄清其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与种族无关,并欢迎同学们在今年晚些时候的其他活动上进行更多“有趣”的讨论。网友们纷纷对活动发表看法,有些人质疑UNSW教育团体将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网上图片)

一名网友评论道:“你们为什么认为对他人的政治立场和观点进行攻击很酷,称呼这些人为‘煽动者’,在网上集体嘲笑他们对其他人到底有什么用?”。

另一名网友表示,“合理的政治讨论是有益的,但我所看到的却是人们在攻击他们,我很确定有人叫他们‘种族主义者’之后又称他们为‘煽动者’。”

更有一名网友说:“说我们的移民水平高并不是保守,这跟种族无关,而是跟人口有关。”

但UNSW教育团体不认同呼吁辩论的做法,表示这两者不能分开讨论。教育官员Caitlin Keogh表示,教育团体认为基础设施和服务需要扩大和改进,使悉尼更适合移民和本地人居住。她说:“他们把焦点放在移民水平上,就是把悉尼的问题归咎于移民而不是历届政府。可历届政府任由公共服务受侵蚀而不采取措施,他们才是责任方。”

(网上图片)

Keogh称保守派没有回应这些争论,并指责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平台,谈论反移民和反移民思想”。她还说道:“任何反对偏见的人都应该看穿保守派希望进行‘理性辩论’的表像,因为这是他们希望支持种族主义思想而不被责骂的幌子。”最后Keogh表示,她作为一名教育官员,坚决反对反移民言论,并认为是在助长种族主义。

保守派社团表示,他们组织这次活动旨在与担心住屋及交通问题的学生们就热门话题展开探讨。他们说:“大多数人只是嘲笑或怒视我们,只有几个人和我们进行了有建设性的辩论。我们在移民问题上的立场与种族无关,在活动中我们没有提出任何基于种族的论点。”

(网上图片)

该社团表示UNSW教育团体称他们为种族主义者是对他们的侮辱。他们表示,该教育团体称他们为‘种族主义者’是极为可笑的,因为其成员来自各个种族,当天活动上甚至有几个成员是移民。

UNSW鼓励校园种族多元化和包容性,该校于对2025年的展望中表示,“UNSW将被公认为公平、多样化及有包容力的国际典范。我们的成功将建立在包容校园里的多样性和文化丰富性,确保我们来自任何背景的教职员工即学生都能充分发挥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