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主席逼人食云南甜大包 我睬你都傻誓死唔食

听完黎智英主席,叫我去台湾,发行壹周刊。我心中盘算,这是死硬的生意,是瞓在火车轨的生意,更可以说,这不是生意,是命令的工作。不去台湾干,一定给黎智英主席,指骂我不够义气。
但壹传媒兄弟,外面兄弟,行业兄弟,儿时兄弟,外间兄弟,更说台湾帮会的军火,远胜台湾警方。台湾帮会,不同于香港帮派,香港古惑仔,最利害都是用车底钢片做的开山刀斩你。但是台湾帮会,会用机关鎗扫你,用炸弹炸你。无一位无一人,不劝阻我,去台湾开发行公司,发行壹传媒的壹周刊。

过了不久,壹传媒的总经理郑女士,就给我电话,说“黎主席吩咐我,帮你在台北揾住宅,好等你在台湾,安居乐业。所以我叫咗,我们公司,与你同叫阿强的大强哥,去台湾帮你揾住宅。

又过了约二星期,大强哥就给我电话,约我在台北市敦化南路,壹传媒刚开始落脚的总部见面。他带我去已帮我揸咗主意,租了的住宅。只是等我,交按金及租金,一起办理,入住手续。壹传媒早期同仁的效率,就是不到我不佩服及学习的对象。

去到台北市,敦化南路,壹传媒总部。先拜见黎智英主席,报告我及香港同仁 ,已开始陆续进驻台湾。看见黎主席,孜孜不倦地,在他枱上,专注凝神,写他的每周,用心血绞出来的好文章。黎主席听完,我个口噏噏报告。随口说,今晚一起吃饭。

拜见完黎主席,就随初相识的大强哥,过马路对面,就在对面大厦,下面管理员引领下,坐电梯到二楼,入到C室单位内。地方约400呎,行往窗边,举头一望,竟然见到我心中的红太阳黎先生,在他十楼总部窗外,见到黎先生的背影。壹传媒员工,真是利害,租屋都要我,与黎先生相连,好等我,日日夜夜仰望,我心中的红太阳,黎智英主席。用心勤勤力力,战战兢兢,为黎主席服务。

办理完手续,取好新屋门匙,跟大强哥回总部,跟随黎主席,去他说超好吃的云南菜錧吃饭。去到酒家,已经见到,清末维新,大改革家,康有为的后人。以及黎主席最疼爱的、港台二地美术总监康少范兄。讲开康兄,就不能不说。康少范兄,曾经由美术总监,升级到黎主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壹传媒杂志的行政总裁。我所知及相信,全港传媒,由远古至今到绝后。只有他,由美术部画版面,到画出彩虹,画到控制整个壹传媒杂志的运作。第二位见到就是,今天香港饮食时装潮流名人,兼主持卢觅雪小姐,还有一位大姐姐。一路吃,黎主席,一路赞好好吃,重猛叫我们,吃多一啲。吃到甜点上枱,放下来的云南甜大包。每个甜包,无夸无夸大,真是大过我小强块面。看官如有不信,可以揾卢觅雪小姐求证。

图:云南甜大包。

图:云南甜大包。

黎主席说,“每人一个。我不能吃,你们一定,要一人一个,更要吃清成个,才得到云南甜大包的真味及满足。”我心想,咁大个甜大包,每人一个。食完真是,无糖尿,都变有糖尿喇。但是由康大师,以至卢觅雪到大姐姐,个个好似中奖,攞住黎主席恩赐的甜大包,慢慢嘴嚼,细细品尝。
我就掂都不掂,黎主席怎样说好味好正,我都不掂。就是说到正过当年香港香艳明星钟丽媞,她红到台湾人人爱,我都不掂它一吓。黎主席见我,讲极甜大包,好到天上无,地下又无,连地底都无,我眼尾都不望,这个甜大包壹眼。黎主席攞起个剩下来的甜大包,撕了壹小片,放入嘴。其余九成九的甜大包,递去给他摰爱大臣,说道:“康少你吃埋它。”康少范,喳,臣接旨。咁样,康少范这个顾命大臣,足足吃了,一个加另一个的九成九,甜的大包。

晚饭后,黎主席由司机,接回府邸休息。我们这班,所谓壹传媒,征战台湾先锋,就要等小黄出租车,返回酒店瞓猪猪。趁等小黄的士时,我就多口吹水,问康先生及卢小姐,与一众吃晚餐人士:“刚吃的云南菜,及云南甜大包,好好吃?”怎知我就被她们,又骂又打。好彩当日,无给她们打死。否则,之后就服务不到壹传媒黎主席哪。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