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年的毛孩变“生炆龙虎凤”俾人食 今天有人为照顾50只毛孩搞到身体坏晒

我儿时的家,我儿时妈妈的报纸档,有一头没主人的流浪狗,每天跟着我妈妈,跟她每户每屋派报纸,然后回到报纸档,更懂走入摆放报纸杂志架下,趴睡休息,不会妨碍,买卖报纸做生意。

牠在晚上更紧跟我妈妈,从弼街高声酒家报档,回到豉油街,我们的㓥房。牠当然不能,进入室内,入㓥房外都不能。牠只可吃及睡在,房屋外楼梯底。我比较牠好得多,可以睡在,二格床床底,即睡在地上,在铺满的报纸上面,睡大觉。从小睡在地上,到近7至8岁,有个在厕所上搭的阁仔,包租婆姑妈的租客搬咗,租极都租不出去。我很喜欢的厕所阁仔,我一跃跳,就擒咗上去睡。老来中医说,我身体内,好重寒湿气,可能因为细时睡地下多。好彩老来有点银,可以找医生解救。

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千年中国,无数重复又重复的苦难。在这些岁月,内地战乱,人人赤脚走难到香港,包括我们一家。我记忆中,我们一家人,要我到六至七岁,全家才有拖鞋穿。我们已经比较邻家报纸档孩子,幸福多哪,因为我可以穿着拖鞋,向他们炫耀。今天贫穷的家庭,不及当年半成的苦,因为以前,英国政府,不会有任何救助。有得救,有得帮,都是热心人士及教会,向孩子派一罐寿星公或鹰唛炼奶,给点面包皮,我们已经全身温暖,十分感动。
尤其要写一写,以前广安银行,太子爷梁定邦医生,及梁国华牙医。他们帮我们,全家治病不收银。梁定邦医生,更要求广安银行,帮衬我妈妈订报纸。梁医生人好,善心常常帮助,弱势人群。正所谓常做善事,必有好报,上帝必帮好人。所以蛇虫鼠辈,坏人衰人。搞梁医生,通通都给,上帝送去监狱,吃免费餐。

梁定邦医生是大善人,2007险遭绑架,最后吉人天相,涉案内地男被判监14年。

梁定邦医生是大善人,2007险遭绑架,最后吉人天相,涉案内地男被判监14年。

当年有旺角医生楼称誉的金轮大厦。梁国华牙医,帮我们小朋友,免费治牙,更送一毛钱,给我买雪榚,帮我拔掉,牙齿的痛。香港人的爱心热心,自古到今天都有。当年万物,人和狗及任何动物,都要绝对听话,否则后果严重到成面血。我就是,顽皮到久不久,就给父亲,兜头兜面,用铁通打到,满面都是血。热心宝婶见到叫: “你打贼阿佳哥? ”所以我从来没见到,𠮶条流浪狗吭过一声,抗议过一句。

当然,包括我与胞兄,及三伯父的两个孩子,四个小孩,睡在一张二格床地下的报纸上。当年都算利害,养人都咁艰难,竟然我家,可以养宠物。当年家家有饭剩,旁边个碗剩粒米饭,我都会抢来吃。所以流浪狗有得吃,都算是,乱世之中,非常之好彩犬。在那个年代,狗与猫及老鼠,与不知名动物,都会被人在食物摊档,挂住羊头,当羊肉卖,说不定人肉可能都会吃得到。亦有好多阿叔,贴住“生炆龙虎凤”的招纸,在街头横巷,摆放枱椅售卖。所以街上绝少流浪的动物,任何病了跛了或皮肤病的动物,最后都去到我们当年香港人,的胃肠肚里。

到我们大到懂识得行路,天仍深黑,我们就要起身,擦牙无份,抹面亦都无份,我写“起身”,不写“起床”,因为我无床睡。没有清洁自己,对细路仔来讲,可能更舒服?就要跟妈妈,上街叫卖报纸。以前除了搭架,摆放卖报纸,更会将报纸,顶在头上,挟在腋下,放在膊头,上街头,上酒家,上茶楼,沿途叫卖。我的大妹妹,不知是否,年少挨得辛苦,眼睛出了毛病。父亲竟然,买了只懂得用牠精利的眼睛,望住我们的猫头鹰,炖熟了,给大妹妹食治眼病。今天我的大妹妹,巳过花甲,她认报纸及银纸,都明亮精准,真是要多谢,果只为我大妺妹奉献生命,的猫头鹰。

五十多年前的事,太朦胧了。但是中医师,话我身体,又湿又寒气多,令我想起小孩事。今天,我的公司,有位伙伴,身体越来越差。我说:“是否工作多,不如减轻部份工作,改善身体重要啊。”他即时说: “不关工作事,可能太爱毛孩。放工除了。打理家庭,三个小朋友。重要做咗毛孩义工。”

这是他的爱心,令他再与友人,在新界租农地,收养了五十多头,流浪的毛孩。今天,比五十多年前,苦难的年代。毛孩比人幸福多了,我的同仁将他所有,用于毛孩上。更天天放工,去帮忙毛孩清洁,全面清洗,喂饲牠们。他为了毛孩,弄到自己,越来越差,仍乐此不疲。
我想现今都市人,是不是有都市病?什么病?爱心爱物病?伟大人道病?

以下是我亲爱的工作伙伴,给我的信: “多谢老板已经收到两樽药粉,早前都想同你讲我个情况但系因为太忙忘记了,好多谢老板嘅关心,因为我自身嘅关系,真系冇太多钱睇医生同埋时间,因为我早几年开始做动物义工去帮助流浪狗,已经累积左差唔多成50只唐狗要照顾,同人夹钱租左地方,屋企仲有三个小朋友要照顾,除咗要付出好多时间,我仲有租金水电粮食,所以每一日做完工作都要分配时间喺屋企或者系狗场,又或者可能系呢几年太疲累导致身体唔好同埋甩头发,所以好多谢老板嘅照顾同埋关心。”

正所谓,坐飞机都要,照顾好自己,才帮人带上安全带。不顾自己,而去帮忙别人或万物,这是有病,严重可能重病或危亡。

我又反思,是否做什么过了尽头,就到了塔利班,到了赤军,到了拉登的地步。正犹如港独人士,过了份,伤害自己,又害了别人?

香港电台天天播,时时讲,问条红线划成点,要林郑,亲口讲。其实红线与生俱来,人人都要遵守。我说,独立不可,搞乱香港,更不能。这条基本守则,人人都要传播。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