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侵华日军细菌战新罪证 香港细菌研究所首次被披露

近日,一份有关日军细菌战部队的绝密档案资料公布,该资料揭示了一支不为人知的日本细菌部队:香港细菌研究所。这一档案的发现,证明了日军侵华时在香港也开展了细菌战研究,这是继哈尔滨、北京、南京、广州、长春等地有细菌部队的史料记载后的又一发现,填补了侵华日军细菌战的史料空白。


中国民间收藏家张广胜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于2011年时在日本的一个旧书店里发现了一份写印有“细菌”字样的旧档案,拿出来仔细阅读才发现,档案材料虽然已经很破旧,但里面信息量惊人,记载了日军在香港进行反人类细菌实验的滔天罪行。档案中包括这支细菌部队的人员照片、部队主官的个人照片及家属照片、部队构成及实验文件等。在档案中明确注明该部名称为“香港细菌研究所”。

在这份档案中,有一份“香港卫生试验所细菌部业务分担表”,制表时间为“昭和十九年十月二十日”(注:即1944年10月20日),业务分担表上写道:主任陆军技师成田当次郎,副主任陆军临时属托新妻留男。二人的分工也明确地记录:研究(成田)、制造(成田)、试验(新妻)、庶务(新妻)。表中还记录著动物试验、第二和第三试验室等分工情况。


在该份档案中有两张黑白照片,一张是研究所主任成田当次郎和妻子及两个孩子的合影,一张则是研究所全体成员的合影,合影中显示这个研究所共有29人,坐在第一排的7个人有6人手持军刀,军服与其他人也有区别,这6人显然是军官。

和内容,如果能够核证该档案的真实性,那将是一次重大发现。为此,张广胜几年来一直在做核证工作。

据其介绍,从档案资料的纸张、文字、签章来看,该档案的年代应可证实。其中内容通过多方比对,也能够得到印证。比如其中记载了很多研究所雇佣的华人劳工的名字,这些可以跟香港那边的研究者手中的名字比对上。再比如据档案文献记载,日军曾在沈阳满洲医学院(今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召开过有关细菌研究方面的专业研讨会,香港细菌研究所的成田当次郎就曾出席过这个会议。


张广胜介绍,目前所知侵华日军细菌部队除了臭名昭著的哈尔滨731部队外,还有位于北京的1855部队,南京的荣字第1644部队,广州的波字第8604部队以及近年才发现的长春100部队。“我以前认为,日军都是将抓到的香港难民送到波字第8604部队进行细菌实验,但从这份档案看,也存在在香港细菌研究所进行活体实验的可能。”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长助理崔俊国介绍,此前国内对侵华日军细菌部队的研究已经相当深入,但人们却一直不知道日军在香港还设立了细菌研究所,所有研究日军细菌部队和细菌战的史料文献及论文,都没有涉及到这个研究所。据史料记载,日军曾经在香港大肆劫掠民众,送至广州进行活体细菌试验,而日军香港细菌研究所则是进行细菌的动物活体试验。而这正是日军进行细菌战研究的重要部分。日军进行细菌战研究不仅限于作用于人体的细菌病毒,还包括作用于动物(家禽和牲畜)和植物(主要是农作物)的细菌病毒,其目的,除了杀伤敌方人口,主要是杀伤敌方作战部队,还包括杀伤敌方的家禽牲畜和农作物,以最大程度破坏敌方战争能力和潜力。

供图:张广胜 作者:张子渊

来源:北京青年报

不看好郭台铭

台湾首富郭台铭终于宣布参加总统选举,身为国民党党员的他,更加安份守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