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础圻:【泛民议员阻逃犯移交冇天装】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会员

去年发生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香港女子之后逃回香港一事,由于香港及台湾两没有逃犯移交安排,令到凶手不能被绳之于法。相信所有有良知的人都对感到愤怒,希望在明凶手能够被定罪,彰显司法公义。

到现在,特区政府终于研究到有一个可行的方法,透过修改逃犯条例,能够在符合一个中国原则下把该名疑凶交台湾当局。可是,一众泛民议员不单反对该修例,还要说政府及建制派是利用受害人家属,达到让大陆要求香港把香港人移交到大陆的目的。坦白说,能说出这些话的人实在没有人性。

相信受害人家属目前最希望的就是通过秀丽,尽快把疑凶交给台湾当局。但是那些反对派议员不单止不支持,反而指建制派及政府利用家属。事实上,利用家属的人正正是他们那些反对派议员,他们要在家属伤口上洒盐,把家属摆上台,这他们来作政治斗争。他们这种行为是最令人鄙视的。

除此之外,那些反对派议员的逻辑十分奇怪。他们说通过了素来之后,大陆就可以捏造证据说你有罪,并把你移交到大陆。但是,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西方民主国家,包括美国,都与中国签订了司法互助协议。以台湾也与大陆签定了司法互助协议。按他们的逻辑,是不是香港人到了那些地方都应该很担心?因为大陆能够伪造一些证据把你引渡回中国。

而一众泛民议员更跑到台湾,怂恿台湾当局不要接受香港的修例。当然,他们不能控制台湾当局的意见。可是,姑勿论泛民议员的言论能否影响台湾当局,他们去鼓励台湾当局不接受香港的修例都是万般不应该。

就算真的有他们所说的“风险”,又是否应该让香港可以成为严重罪案罪犯的天堂?是否要把台湾杀人案的疑凶放过他们才安乐?

说到底,他们其实不信任的是香港政府及香港的司法制度。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一对香港司法界及司法制度的侮辱。

另一件可恶的事是,泛民不少议员,例如张超雄,多次在立法会上批评港府修定逃犯条例的目的就是要消灭台湾的“主权”,把台湾纳入一个中国。在张超雄心中,已经把台湾当作是一个独立国家。张超雄实在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台独分子,还能当上香港立法会议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大会上说台湾有主权,支持台独,实在是成何体统,令人气愤。

简单而言,反对派一干人等在这次逃犯条例修订中的行为都是无天装!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