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一根拐杖一生奉献 乡村老师坚守山区42年

疾病没有击倒他,继续发放无尽大爱。

普通人走一小步,不到一秒,但对于因小儿麻痹症导致腿部残疾的高自仁来说,却需要三个步骤:用拐杖撑住前方,身体往前移动,保持平衡后再继续下一步。

高自仁教导学生做功课。(新华网图片)

过去42年,高自仁在江西省南昌市湾里区梅岭镇大山里教学,用坏了60多根拐杖。这些破烂了的拐杖,撑起乡村学子的明天。

60岁的高自仁生于普通农村家庭,不到一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因为未有及时医治,左腿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走路,只能借助板凳一步一步挪动。

高自仁为一年级学生上课。(新华网图片)

凭借个人的毅力,高自仁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业。1977年,村干部找到刚刚高中毕业的高自仁,告诉他村里小学的两名老师走了,请他去顶几天。

高自仁行动不便,每次上讲台上课都汗流浃背。(新华网图片)

高自仁回首求学路,深知教师的引路人作用,更想起像自己这样身患残疾的特殊学生,正是在老师呵护鼓励下才得以求学,于是他答应试一试。这一试就是42年。

高自仁拄着拐杖带领学生下楼。(新华网图片)

42年里,高自仁用60多根拐杖走遍梅岭的山山水水,教育一代又一代山里的孩子。“以前都是沙石路、泥路,摔跤是常有的事。”高自仁的左手手心被拐杖磨出厚厚的老茧,隔几周就要拿刀削一次,“不然顶着不舒服”。碰到雨雪天,不方便打伞的他只能穿着雨衣拄着拐杖走。“有一年下大雪,我走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学校的同事赶来接我,我可能就滑到山沟里了。”高自仁说。

午饭前,高自仁帮助孩子们洗手。(新华网图片)

跟高自仁共事多年的高扬耀说:“别看他走路不方便,每天他肯定是最早来学校。”说起教学路的艰辛,高自仁总是先说一句:“现在已经好多了。”在他看来,这42年最深刻的感受并非苦难,而是“自豪”。

“教了那么多年,教出了很多学生,过年过节回来都来看看我,被人惦记的感觉很好。”高自仁笑着说。

高自仁把刚做好的热菜端上桌,孩子们都等他开饭。(新华网图片)

回想起初到学校时,从小在山里长大的高自仁普通话说得不好。他坚持每天听广播,跟着广播里的发音训练普通话,一旦发现有学生跟着他发错音,他会马上帮助学生纠正。

上世纪80年代山里学校条件有限,有的学生缺少课桌和板凳,高自仁就从家里带到学校,有些家庭困难的学生缺少文具,他也会掏钱给学生买。

高自仁拄着拐杖,在办公室写出下一学期的课程安排。(新华网图片)

如今在梅岭镇一所小学任校长的高小梅是高自仁带过的第一届学生,在遇到高自仁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教师。

高小梅(左二)返回母校,跟恩师高自仁翻开同学的照片。(新华网图片)

“高老师给我们上课不仅需要脑力,还要费体力,那时班上学生多,拄着拐杖在讲台上来回走动已经很累,自习的时候,谁的作业不会做,高老师还要走到学生身边去辅导。夏天,一节课上完,他身上的衬衫都湿透了。”高小梅初中毕业后选择去读师范,也是因为想成为高老师那样的好老师。

高自仁(左二)跟前来探望的旧生合照。(新华网图片)

1996年,高自仁前往南昌师范学校进修,成为当时镇上为数不多的“民转公”教师。捧上“铁饭碗”,但高自仁依旧坚持上下班,“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丝毫没有放松。他深知当一名好老师,光上好课是不够的,还要给予学生更多关心。

高自仁驾驶助力车在山路上行驶。(新华网图片)

读小学六年级的学生张祖豪曾十分顽皮,对学习不感兴趣,也不完成家庭作业。为了改变张祖豪的学习态度,高自仁几乎每周都往张家跑上一两次,和他的父母恳谈孩子的学习。张祖豪的父亲张光兴还记得高老师拄着拐出现在他家门口的情景,他说如果没有高老师的坚持,两口子也不会重视小孩的功课。

“我走路慢,平时放学走到学生家太晚了,只能周末去学生家里了解情况。”高自仁往返一趟就要半天,但他还是喜欢用这种方式了解和关心学生。

高自仁的腿留下残疾,只能依靠拐杖支撑身体。 (新华网图片)

二年级学生高芯悦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平时和祖父母生活。芯悦刚入校时不爱说话,胆子很小,成绩不好。有一次雷雨天,芯悦独自回家,高自仁一路跟上去,在岔道口遇到被雷电吓得哭泣的芯悦。

高自仁安抚孩子,送她回家。从此,芯悦特别听高老师的话,成绩突飞猛进。为了让芯悦经常跟父母聊天,高自仁利用自己的手机给芯悦父母打电话,他说:“只要能让孩子和父母聊聊天,我花点电话费是值得的。”

高自仁说,愈来愈多农村孩子跟着父母进城就读,留下的多是留守儿童,缺少家庭关爱。“作为老师,我们除了教书,更重要的是育人,要耐心跟学生交流,了解孩子们所思所想,正确引导他们。”高自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