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钢筋水泥暗藏“生态密码” 走进上海城市绿道

踏出家门就是绿色。

上海民众在绿道散步。(新华网图片)

城市人都喜欢趁放假时外出走走,呼吸新鲜空气,享受美景,不过绿化带有时“看得见”却“走不进”,有些公园明明“走得进”却有点远。如今,上海绿道建设让绿色就在“家门口”,让绿色“看得见”也“走得进”,整个城市都被绿色串联。

徐汇区龙华街道临近黄浦江,沿江绿道成为附近居民休闲好去处。绿道设有座椅、花坛,途经一个小码头、一座美术馆,又分设跑步道和散步道,方便不同速度的人流。

上海莘庄地铁站旁的绿道内,行人走在杨柳树下。(新华网图片)

这是黄浦江绿道上的一小段,如今黄浦江45公里岸线公共空间全部贯通,一条蜿蜒绿道远远铺开,贯通沿线五区。作为市级绿道,结合不同生态属性,绿道不同路段规划了不同主题。

上海早樱的粉白花瓣起舞,“浪漫樱花道”成为几处绿道的特色。粉黛乱子草——上海新晋“网红草”,花期在秋季,花朵是粉色云雾状,大规模种植后景色壮观,闵行区一段绿道种植了这种草,秋季成为市民的“打卡圣地”。黄浦滨江绿道的世博园区段,布置杜鹃园、月季园、岩石园等,不同季节呈现不同风光。

行人走在玉兰树下。(新华网图片)

绿道串起来的不只是景色,还有记忆。十六铺码头——曾经是上海的水上门户,也是老上海人的回忆。老码头的药材仓库将改成药材主题公园,木行会变成以高大乔木为主题的公园,绿道从中穿过。

除了路边的风景,还有各种便民设施,“过去城市绿色只能远远地看,现在市民可以走入其中,在里面散步嬉戏,我觉得这就是绿道的价值。”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规划发展处副处长张莹萍说。“在开展上海的绿道规划之始,我们问自己,市民需要怎么样的绿色空间?”

民众在绿道休憩。(新华网图片)

要能贯通。“想像一下,在城市任意一个地方,都能很快进入绿道系统,在远离城市喧嚣的绿色里,步行或骑行。不用出绿道,一直走下去,就到达下一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上海市绿化管理指导站技术指导科副科长王本耀说。

要通到家门口。“让居民沿着绿道从外面走进社区,或者说居民最多步行15分钟能够进入城市绿道系统。”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副局长方岩介绍,社区绿道是上海绿道一大特点。截至去年底,上海完成绿道671公里,当中119公里是市级绿道、区级165公里、社区级387公里。

刘阿姨家住新江湾城,一条绿道连接地铁10号线的新江湾城站、社区文化中心、街心公园,不论晨练、出行、去文化中心,都不用出绿道。“满眼绿色,心情就变得很好。”

绿道地面印有“上海绿道”和行人通行的标志。(新华网图片)

上海面临自然资源匮乏,怎样在这个人口密度高、建筑密度大的地区,尽可能挤出绿色空间?绿道贯通难度大,建设中遇到数不清的难题。今年点苏州河绿道加紧建设,普陀区7.5公里绿道规划中就需打通中断点13个。上海不少绿道依河而建,但很多河边空间已被挤占,包括企业和违法建筑,如何能把河边“空出来”,如何与相关企业单位协商是个问题。

更多的应对方式是“借道”。以徐汇区为例,作为中心城区,衡山路附近绿地资源不多,于是徐家汇公园、在建的体育公园都被看作“可借”资源,划进绿道的贯通规划中。徐汇区不少林荫道景色宜人,两旁梧桐树年龄超过80岁,同样也被利用起来。

绿道出入口标志牌指引周边道路情况。(新华网图片)

更大难点是如何增建绿道,当中打开封闭防护林带,是增建绿道的重要方式。沪闵路上的绿带原本是“看得见走不进”的封闭状态,那儿本是地铁5号线防护绿带,经过十几年生长,树木十分很浓密。为了“看得见走得进”,闵行区调整了绿带植被,对植物密度抽稀、增加色叶树种、观赏树种。错落有致的植被,在不同季节给居民带来不同感受。

其次是管理,为了让绿道更贴合居民需求,调研后增设休息驿站、为遛狗的人准备拾粪器、给露天的藤架加盖了顶棚供市民休息等。

“城市的绿道网络建设不容易。”方岩说,绿道建设需要依托城市原有的绿带,这些正是上海缺乏的。随着老城改造,城市规划中会预留更多绿地建设绿道,预计2035年,上海绿道网络将会建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