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黎智英打电话问徐少铧做乜唔去占中 其实徐跟住去搞已搞到自己鸡毛鸭血…..

深宵二时左右醒来,莫名的空虚感,填满了我全身。我在我脑海找寻,点解我有,惊恐莫名的空虚感?想了良久,应该是生意走下坡。印刷媒体,走下深渊。再者,因为壹传媒,话我是建制派,请了我吃鱿鱼餐,不再用我做报纸发行代理,令我没有了服务壹传媒黎智英先生的发行生意,所以生意及工作量大减,睡梦中可能,因为被炒鱿鱼,产生空虚感。

又想起早上巡报纸档,所有报纸封面,都是占中九子的判决。想到占中,令我勾起往事,执起笔,就将心事,一泻而出,不能自己,直至天际,变成鱼肚的白。占中前夕,小强很苦,我在深井日本城被斩,下半生,手臂多了一条,差不多横垮了我手臂的一圈刀痕。医生在我出院时说,“你小强日后,无得全好,你受伤的手,有个别动作,可能做不到。”

想了很久,生意上无乜对头人,我也不理政治,莫名其妙,点解我被斩?直至到去旺角中心,找名骨医高医生,帮忙我拆线时,道出了我问题,他问:“你因乜事,谁人斩你啊,小强?如关心政治事,人人都知道,做什么工作,就会给什么人斩。”到占中报导,开始舖天盖地出来,令我联想起,我与黎先生,及壹传媒的关系。接住,我深圳资讯管理中心,给公安查封。香港管理层,被捕拘留。所以当占中带头人商议占中期间,我就被人斩,我无证据,但我估就是有些不想香港乱的人,想话给占中发起人知道,这就是最后的红线,不要僭越。

其实我最不开心的,就是占中发起人,他们只想占中,他们大声说,为民主为香港人。他们跳上高台,占上民主高地。但是他们,有冇为身边人,为员工为同仁及为朋友想想,乱搞带来的恶果? 我的感觉,其实他们,从不为身边人,同仁朋友及香港人想,只是想达到,他们及幕后老板,要求的目标。包括我当时老板黎智英,他从不为我想。如果他打个电话我知,我们正在搞占中,你们小心D。就算我被斩,我都感觉,老板及主给我温暖。

好彩当时,黎老板叫坚哥,叫我去占中,我无去。我计算过,我做他生意,这么多年,都无钱赚,只有赚其他传媒老板的钱,补贴发行壹传媒生意,我从没赚过,黎智英老板的壹传媒钱。还有要出真金白银,去补贴黎智英的亲人都未计算。所以我,一口拒绝去占中。

图:黎老板曾致电徐少骅,问他为何不去占中。

图:黎老板曾致电徐少骅,问他为何不去占中。

我看新闻报纸,知道我的好朋友,前壹周刊副总编辑徐少骅,有份参与,去做什么所谓,占中死士。我即时给他打电话: “你不要搞啊,你与深圳老友,合作做生意,不要令老友不安。再者,你好难得,由传媒人,转为商界老板,又成功转型赚钱,真是极为罕有啊。”但是他执意去搞,继续听他,以前的传媒老板呼唤,做他的死士。到他深圳公司出现问题,他与我坐在酒家,愁眉深锁,正想办法,解决问题时。电话响起,传来黎智英老板电话,问:“骅仔什么事,还不来占中? ”骅仔神情呆滞,答咗黎先生几句,答完自己都不知道讲过什么说话,就收线了。

如今占中案审结,看报纸,听电台报导,最令朱牧师,痛苦的事,是两孙儿,不断的嚎哭。朱牧师搞黄雀行动,救过六四学生孩子。他一定知道,占中事件,定必打开潘朵拉宝盒,让学生及孩子走上街头。六四的经验,他一定知道,后果怎样。今天憨厚天真,大孩子“美国队长”,及其他孩子们,会有怎样的后果,谁人都知道? 他当年当日当时,参与拯救,六四学生孩子,没可能当天发起占中,不知道后果是怎样。可能朱牧师,当年当日当时,与我今夜深宵起床一样,有退休的空虚感,填满他的一切,令他一时冲动,又要带领孩子,走向红海。但是远古当天,摩西因为知道孩子,不渡过红海,就会受埃及人劳役,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才会出走埃及,冒险过红海返家乡,但香港有劳役吗?

再者,朱牧师话,马丁路德金,给他勇气。数十年前的今日,马丁路德金,牧师走上街头,是因为白人眼中的黑人,衰过黑狗,不当黑人是人类。今天不是㖞,当然没有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天堂,但是过得蛮不错啊。尤其我们父母,一早落嚟香港,几十年前是恩平的乡下仔,好多如今已打下基础,生活都可以㖞。当然绝对民主,我都想拥有,但不是,叫人去霸占道路,再去占旺,又想去占尖,或者去占深。其实,我都想去占和合石,霸占卖坟墓位,如果可以,今天我肯定是首富。

后续: 占中判决后,我做了一个,超微型调查,问咗十名香港男女,问判决对或不对? 要他们坐监,或不坐监? 九名没受当时占中影响的香港男女,认为有罪,对。坐监就不好,最好判社会服务令。我说,最好判他们去旺角金钟,扫一年街道。最后一位被我问的朋友,一妇人,她鼓红块面,冲口而出话: “叫班仆街,全部去坐监。不要害我,及害我们要养家的姊妹。”这位就是,给朱牧师发起的占中,衍生出来到占旺,她老公做义工跟咗女人走,害到家不似家,有夫等如没夫,的旺角新兴大厦,按摩一妇人。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