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拐子马铁浮屠侧翼中坚皆有 进攻如堵墙拳拳到肉

但宋军通过战争实践,最终摸索出打败金军之法。

金军的“铁浮屠”(又称“铁浮图”)及“拐子马”,于《宋史》、《岳飞传》、岳珂《鄂王行实编年》及一些稗官野史中都有记载。在郾城大捷中,金国大将完颜宗弼(即兀术)调来精锐“铁浮屠”和“拐子马”部队,据指还是被岳飞大败。《鄂王行实编年》中更指,自金人起兵以来,凡用拐子马即战无不胜,至岳飞才识破其弱点,大破其阵,“拐子马由是遂废”。

《气盖山河图》局部,描绘岳飞宋金作战 (网上图片)

“铁浮屠”和“拐子马”为两个不同兵种,是金国骑兵重要组成部分,为轻重骑兵混合编队。“铁浮屠”为重装骑兵。“浮屠”也作“浮图”,在佛语中是塔的意思,铁浮屠就是铁塔之意。换句话说,铁浮屠重骑士兵全身披着重甲,只留俩眼睛,马也穿着重甲,留四个蹄出来,像一座铁塔一样。他们护甲厚重,攻坚能力强,在古代可相当于现代重型坦克级别。

宋人所绘的金人骑兵 (网上图片)

当时文人杨汝翼在顺昌城,目击战役过程,写下《顺昌战胜破贼录》,据载兀术“自将牙兵三千策应,皆重铠全装,虏号铁浮屠,又号叉千户(侍卫亲军)”,可见金军重骑人数贵精不贵多。由于重骑承受铠甲重量同时还要战斗,兵士及马匹皆需体魄比普遍兵马强健,“铁浮屠”可是金军精锐中的精锐。据《三朝北盟会编》记载顺昌府通判汪若海的《札子》记载,“铁浮屠”只进不退:“后用拒马子,人进一步,移马子一步,示不反顾”。“铁浮屠”军每三匹马用皮索相连,“堵墙而进”,进攻起来像一堵墙一样。

古代重甲成本十分昂贵,铁浮屠不可能大规模装备,所以,金兵最多的为骑兵“拐子马”。据了解,这是一种轻型或中型骑兵,布置在两翼,充分利用高机动力以及集体冲锋的巨大冲击力,迂回包抄突击敌军。他们纪律严格,作战勇敢顽强,每个骑士一般都备有两匹马,保证作战时机动性。他们的装备有冷兵器和弓箭,既能骑射,又能突击近距搏杀。金人作为马背民族,拐子马也是精锐。

宋萧照《中兴瑞应图卷》局部 (网上图片)

“拐子马”另外还有一种说法,据《鄂王行实编年》称,金军铁骑,三人为联,贯以韦索,称“拐子马”,此说为南宋史官章颖撰《四将传》、《宋史》等所承袭,但经后人分析,这应该是错误。当时,所谓“拐子”就是“两翼”之意。据《历代名臣奏议》吕颐浩奏记载:“虏人遇中国之兵,往往以铁骑张两翼前来围掩”。

金国女真用兵之战术,往往几千铁浮屠正面攻坚,制造足够压迫感,一万拐子马两翼迅速迂回侧击包抄,铁浮屠虽牺牲机动性,但拳拳到肉。当时的辽、宋军队,与其对阵真是无从下手,几乎闻风而逃。汪若海还载有金军战术:“兀术所恃,号常胜军......以铁骑为左右翼,号拐子马,皆是女真充之。自用兵以来,所不能攻之城,即勾集此军。”

《宋史》(局部) 记载刘锜打击铁浮屠 (网上图片)

到了南宋初期,宋军中涌现了一批优秀将领,如岳飞、刘光世、韩世忠等。他们通过战争实践,摸索一套打败金军的办法。为对付铁浮屠,宋军普遍使用长斧、长刀等以斩断马腿;还有一些体格强健之士,恢复使用铁锤、铁椎等重型武器,使身披重铠的金兵,受到非贯穿式钝击伤害。据说,岳飞长子岳云所用的铁椎重达八十斤。

公元1140年,兀术率领手下十万大军和一万五千拐子马、五千铁浮屠,直奔南宋首都临安。途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直杀到长江边上的顺昌。顺昌守将刘锜带领士兵奋战,消灭兀术的五万大军和一万拐子马、三千铁浮屠。据说,兀术最终带领剩余的两千铁浮屠与五千拐子马撤退,途中在郾城遭遇岳飞拦截,铁浮图最终全部覆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