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陈广锡:【不冤枉好人 不放纵坏人】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会员

十九世纪,西方列强认为当时中国司法制度不健全,没有能力作出合乎西方国家标准的判决为理由,对列强在华的侨民采取 [治外法权] 的保护。这种不平等条约直到 1946 年法国放弃在华的 [治外法权] 及一切有关特权为止,列强在华的一切不平等待遇才完全结束。两个世纪后香港的立法会,泛民议同样以内地司法制度不健全为理由,拒绝接受逃犯移交条例的修订。这不是对国家最严重的侮辱吗?
 
泛民议员为了平息社会对台湾杀人案的怨气,提出商讨单次移交的安排建议或者在法案中加入日落条款,使到整个法案只能是为台湾杀人案度身订造。这种以立法取代司法,以立法会的意志取代法律的公开公正性,正正是伤害了香港持之以恒的法制精神,笔者非常伤心难过。推出这个想法的还是香港的法律工作者,而且更在 4 月 16 日对政府及建制派作出的最后通牒中明言;如果想为台湾杀人案死者带来公义,就必须遵照泛民的要求,这不是勒索又是什么?这种以公义作为政治要挟的手段,正正标志着泛民的没落,而一贯持有的道德高地已经不复存在。
 
在回归后的 20 年来,内地进行了四轮司法改革,目的就是要维护司法的公正性及维护人民的权益。虽然在很多方面还有改善的空间,但绝对没有泛民所说的不济,如果逃犯移交修订条例生效,内地需要香港移交逃犯,有关案情必然要公开透明,某程度上亦都为国内的依法治国尽了香港人的本分。香港逃犯移交不包括政治罪行,所犯罪行必须在香港同样构成犯罪,而且必须表面证供成立,由国内司法机构提出申请,经香港行政长官同意,再由香港法院确定,程序环环相扣。
 
做到不冤枉一个好人,不放纵一个坏人。退一万步讲,移交罪犯,是一个双向的行为,香港是一个国际都市,每天有数以万计的人来到香港,如果没有移交机制,他们在香港作奸犯科,一经逃离,我们如何追究?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