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台女主持疑被偷拍裸照 同房拍档坚称报道不实

就算唔系裸照都唔应该偷拍人冲凉......

台湾节目《爱玩客》女主持辜莞允(Nono)被台湾传媒爆料,指Nono之前跟拍档兼好友徐玮吟(鲔鱼)上月到帕劳拍外景时,竟然偷拍同房的鲔鱼的冲凉照,还传给自己男友看。

二人上月在帕劳拍摄。(网上图片)

鲔鱼因为当时在海边拍摄,另一位同行的男主持小钟用鲔鱼的手机照,却不小心跌落海,手机坏了,鲔鱼就借用Nono的平板电脑,惊讶发现内里有自己被偷拍照,再查看Nono手机,发现对方已把照片传给男友看。

小钟作证称Nono和男友事后道歉全都有证据。(网上图片)

鲔鱼的经理人公司已就事件报警,事件被报道后,Nono却在Instagram(IG)称报道不实,还谓会保留追究权利。鲔鱼日前现身录影综艺节目,被问到事件时,她称已进入司法程序,静待司法结果,提到伤心处更痛哭达5分钟之求,并谓要求对方一个诚心的道歉是需要的。

Nono只承认未经鲔鱼同意下,在房间拍下对方的照片,但否认是裸照。(网上图片)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当时在场的小钟就出来作证,小钟说因为是他不小心把鲔鱼的手机跌落海才意外揭发这事,后来Nono的道歉都全程录了音,还写了切结书,Nono男友也道歉了,全部都有证据,并称若Nono男友将这些照片再外流跟朋友分享的话,对鲔鱼打击更大。

鲔鱼(网上图片)

在小钟为鲔鱼作证后,Nono才删去该帖文,改贴一则黑图并发长文谓“针对不实报道”作声明。她承认“因为在房间休息各自穿的比较少,她认为这些照片未经她同意,若流出对形象不好。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但不希望友情产生间隙同时也想保护她的隐私,于是在她的要求下签协议书,保证要将所有电子设备皆清除,以后若有外流也会担起责任。双方当时对于这件事已经达成共识谅解。”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各位好,我是辜莞允。 前几日尚在外地工作,没能即时做出完整回应。在这里针对不实报导做以下说明: 1、我与徐玮吟小姐及外景团队于三月至帕劳工作。当时在饭店休息时确实随手拍过几张照片,内容除了徐玮吟小姐,还有诸多我本人随影、房间阳台风景等。 徐玮吟小姐手机在帕劳因故故障,我主动出借个人平板电脑给她使用。她自行翻阅相簿时看到有我拍摄她的照片,因为在房间休息各自穿的比较少,她认为这些照片未经她同意,若流出对形象不好。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但不希望友情产生间隙同时也想保护她的隐私,于是在她的要求下签协议书,保证要将所有电子设备皆清除,以后若有外流也会担起责任。双方当时对于这件事已经达成共识谅解。 2、在工作期间,当时的交往对象时常关心我在做什么等等,于是我传了徐玮吟小姐的照片告诉他我跟她正在一起。但绝对没有所谓的露点照,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照片。 3、我当时的交往对象在我回台湾前不知道此事,返台后我才向他说明详情。徐玮吟小姐要求检查他的电子设备,依照协议书确认删除相关内容,我们也都配合。他也有代我向徐玮吟小姐致歉,但绝对不是为了收到露点照而道歉,因为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照片。 4、后来对方又提出希望能与她的经纪公司及法务部门谈话,我从头到尾都配合且展现莫大诚意,对于造成她的困扰一再表达歉意,但和经纪公司谈和解的条件过于严苛,我们之后想再次与对方协调却没有获得回应。 5、我明白未经她同意拍摄的照片就是侵权,在这里还是要再次向她道歉。但是请容我再次的强调,没有所谓的露点照,所有照片也都已经删除。 6、我本人也曾遭受他人妨碍秘密之苦,绝不可能做出这种恶意行为。我看到徐玮吟小姐因手机故障而烦恼,如果我是刻意要偷拍,就不可能主动出借平板电脑给她。再者,正常的女生不会希望自己交往对象看到朋友的裸露照。我很容易吃醋,没这么宽容,没这么变态,也没这种癖好。 7、当时徐玮吟小姐有找第三人来一同谈话,我一直向徐玮吟小姐道歉。但他们还以我个人相簿的隐疾照片来讯问讨论,令我非常惶恐及尴尬不适。 8、事发至今我方基于保护彼此的立场皆未向任何人告知此事,反之报导却一则则出现爆料,我不愿去想缘由,但也不想再随有心人士于特定媒体起舞。此事本已在帕劳当下解决,却遭到扭曲且节外生枝无限上纲,我将主动配合司法调查,有做错的,我不会逃避责任。但对子虚乌有的不实内容在这里提出严正抗议,希望借此导正视听。

A post shared by 辜莞允. Nono Ku (@nolovehowll) on

Nono(网上图片)

至于将照片发给男友,Nono称“在工作期间,当时的交往对象时常关心我在做什么等等,于是我传了徐玮吟小姐的照片告诉他我跟她正在一起。但绝对没有所谓的露点照,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照片”、“他也有代我向徐玮吟小姐致歉,但绝对不是为了收到露点照而道歉,因为从来就没有这样的照片”、“我明白未经她同意拍摄的照片就是侵权,在这里还是要再次向她道歉。但是请容我再次的强调,没有所谓的露点照,所有照片也都已经删除”、“当时徐玮吟小姐有找第三人来一同谈话,我一直向徐玮吟小姐道歉。但他们还以我个人相簿的隐疾照片来讯问讨论,令我非常惶恐及尴尬不适。”

Nono(网上图片)

鲔鱼(网上图片)

鲔鱼(网上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