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毛泽东真有上百万的遗产吗?这些钱最后给谁了?

毛泽东去世时确实留下了上百万的遗产,这些遗产主要是毛泽东的稿费收入。毛泽东的稿费有专人负责,那个人名字叫郑长秋。他从1952年9月直到1986年离休,一直在中央办公厅的“中办特会室”专职负责毛泽东和中共中央的特别财务。负责出纳的为老红军战士钟子山,专职保存财务票据。他们非常准确地回忆:到毛主席1976年9月9日逝世为止,即老人家临终前全部稿费共计为124万元人民币。到1983年底,郑长秋退休前转交下任时,毛主席的全部稿费共计为157万多元。原因是存款利息上调了,稿费比原来多出了33万。


毛著

百万稿费的来源

毛泽东的稿费来自“毛著”的出版发行。据汪东兴回忆,1949年,毛泽东出访苏联。在莫斯科,他发现当地出版的《毛泽东著作》谬误百出,字里行间多有与史实不符之处。从那时起,毛泽东便萌生了要好好地集中精力修订自己著作的想法。1951年初,经汪东兴安排,毛泽东从北京来到相对安静的石家庄小住,名义上是休息,实际上是修改“毛著”。毛泽东在石家庄住了两个多月,修改好了《毛泽东选集》第一卷。这说明毛泽东著作不仅绝大多数系本人亲自撰稿,而且在出版前亲自花费心血和精力进行了认真修改。按国家有关稿酬规定拿稿费,完全合情合理、理所当然。

另外,国际上有些国家也给毛泽东寄稿费。那时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尤其是广大的第三世界,翻译出版了很多毛主席著作,经常给毛主席汇稿费过来,因为国际上都是有稿费制度的。对于朝鲜、阿尔巴尼亚等国汇来的稿费,毛主席曾让中央办公厅一一退了回去,多数是汪东兴主任经办的。

在文革中,出版了毛着数亿册,但毛主席同全国人民一样,没有拿过国内一分钱稿费,因为他最痛恨搞特权。文化大革命期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等数量相当大,可以说数以亿册计。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毛主席没有拿过国内的一分钱稿费。吴连登曾专门就这个事问过郑长秋,他非常确切地说,文革期间他所在的中办特会室,没有收到过毛主席的任何稿费。也就是说,在文革中,毛主席再版的所有著作,没有接受过任何的稿费。

所以有人说,在文革中全国都没有稿费了,就毛主席一人还有稿费,好像他在搞特权,以权谋私,拿了亿元稿费,这完全是弥天大谎、胡说八道。毛主席一生最痛恨腐败、反对特权,从来不稿特殊。对此,汪东兴曾对我说过:“不要说什么毛主席有‘亿元稿费’,就是100多万,他老人家也觉得太多太多了,为此还曾责怪过我。记得有一次,毛主席就责问我:‘这个稿费,你怎么越搞越多呀?’我说:‘不是我搞多了,是你没有怎么开支,每年又有利息,当然就越来越多了。’大家想想,毛主席连百万稿费都要责怪,还能容许自己有‘超亿元’这一天文数字的稿费吗?”


吴连登(左三)最后一次与毛主席合影。

毛泽东稿费如何管理?

毛泽东视稿费为党的钱,人民的钱。将稿费放到中办特会室只有他一人。毛泽东在稿费的使用上也是很严格的,每次都要由工作人员向他老人家写出报告,经他亲自批示同意后,才能从由中办特会室掌管的毛泽东稿费中提出少量费用。

专门负责毛泽东日常工资和全家开销的“管家”吴连登回忆:每次遇到毛主席家里的钱不够用时,都要写条子请毛主席特批,才能拿到。这条子怎么写呢?都是这样:“主席,需要从你的稿费中领取多少多少钱,作为家庭生活补贴,请予批示。”写好以后,毛主席看一看,拿起笔来,在上面就批:“同意。毛泽东!”批完后,我才能拿着这个条,到中央特别会计室把钱领回来,作为家庭的补贴之用。

当时,担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汪东兴,对毛主席稿费的管理也抓得非常紧,在管理上非常严格。毛主席稿费的每一笔收入和支出,都要直接报汪东兴同志阅示,他也从来没有乱批过一分钱。

郑长秋曾讲过他亲身经历的一件事。1972年的一天,身着军装的张玉凤坐着华沙轿车,来到中办特会室,说明主席处需要八千元钱,实际上是江青要的,而且都还要新票。郑长秋就对张玉凤说:“我们一道去银行取吧。”

在西单一家工商银行,郑长秋自报家门:“我是中办特会室的财务,名叫郑长秋。”

“郑长秋?噢,知道知道,通过不少电话,中办特会室有这么个人。但从来没有见过面,今天怎么还带着一位年轻的女军人?”工商银行的工作人员一面回答,一面心中生疑。

当时是一种什么政治氛围?阶级斗争要天天讲。银行领导觉得情况异常,决定先稳住他俩,便解释道:“我们行现在没有这么多的新票,要到库里去提。请二位稍等。”说著,把他俩请到了客厅里。

接着,一个电话打到了中办政治部查询有关情况,得到“不知道”的回答后,又拨通了汪东兴的秘书孙守明的电话,这才真相大白。而此时,郑长秋和张玉凤已在这家银行被客客气气地“软禁”了两个来小时。可见,当时要取出毛泽东的稿费并非易事。


吴连登(左三)最后一次与毛主席合影

毛泽东稿费如何使用

毛主席说:“我的东西,包括这个稿费,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是党的稿费、人民的稿费,是做事情来的,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汪东兴曾给讲起他跟毛泽东有次讨论稿费的事。那天,汪东兴到毛主席那里办事,谈起了稿费问题。

主席,您的稿费不能总存在中办特会室名下……”汪东兴说。

“这个稿费是党的稿费,老百姓的稿费。”毛泽东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您的孩子怎么办?”汪东兴问。

“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为人民服务,人民给了他们的一定的待遇和报酬,可以自己养活自己。”毛主席语气坚定地说。

汪东兴说到这里,不无感慨地说:“毛主席就是这样一心一意为人民。他老人家的子女也很争气,也很自觉,从来没有打过毛主席稿费的主意,更没有主动提出索要毛主席的稿费。毛岸青没有,李敏没有,李讷没有,毛远新也没有。”

毛主席稿费多数还是用在了公家的事情上。如其中最主要的一种用途,就是用于“还情”当年资助过中国革命的党外民主人士。毛主席每年都给章士钊、王季范各2千元,分上、下半年两次。

还有,远在湖南的毛家亲属而来北京看望毛主席,也是从毛主席的稿费中开支有关的食、住、行和看病等费用,如毛泽连等。按毛主席的要求,我们还不定期地给他老家的亲戚寄点钱,数额非常有限,仅仅是作为解决临时困难之需。再就是主席家里因工资不够的部分,也会从稿费中解决,以贴补家用。毛主席在中南海修游泳池,也花了一些稿费。

我从李银桥的回忆录上看到,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毛主席为了帮助八三四一部队警卫战士们学习科学文化,指示在中南海内开办学校,让从他的稿费中拿出钱来,给每个战士买了一套课本和笔墨、字典、地图册、作业本等,并以他的名义请来了专职老师,给这些战士教授语文、数学、政治、自然、地理等课程。

其实,毛主席为这些警卫战士买的东西还不止这些。如为了让他们更好地锻炼身体,毛主席曾特意让用他的稿费,在丰泽园里添置了单杠、双杠、哑铃、拉力器、乒乓球枱等体育器材,给他们使用。

毛主席每月的工资是404元8毛,江青的工资是243元。他们俩个很开放,早早就实行了AA制,各花各的钱。毛主席说,人民给我的待遇,就是给我的工资,以保证我和家庭的生活。

1972年,经毛主席批示,分别给贺子珍、江青、李敏、李讷各八千元,作为生活补贴之用。当时,贺子珍在301医院住院,郑长秋同志把八千元送给她时,她好感动,感谢毛主席对她的关心,说:“这钱就放在你那里,我需要开支的时候再取。”后来,我几乎每周都去一次301医院,总不见她要买点什么,我就主动给她买了半导体收音机、录音机和录音带。贺子珍在住院期间,共总花了四千元左右,我就将剩下的三千余元送给她。她再三推辞,坚决不要。最后,我只得将这些钱,又放回到毛主席的稿费中。

给李讷的八千元,我当时只给了她三千元,还有五千元我给她存入了工商银行,一是有计划地使用,二是可以增加点利息。毛主席这样给家人和子女们从稿费中提钱,是一生中仅有的一次。后来,毛主席又给过江青三万元。此外,毛主席再也没有给过她们钱。

另外,听说毛主席还曾用自己的稿费资助过身边的工作人员。当时,在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每个月都发工资,但有时也会遇到生活困难的时候。每到这时,只要毛主席知道了,他总是主动给资助。就拿毛泽东身边的“管家”吴连登来说吧,就资助过两次。

1964年,吴连登刚到毛主席身边工作不久,他家的房子被火烧掉了。后来,毛泽东知道了这件事,就让人装了三百元钱放在一个信封里,送给了吴连登。

后来,吴连登去感谢毛主席,说:“谢谢主席的关心!”

毛主席说:“你有困难,我应该帮助你,我们都是同志嘛!”接着,毛主席又讲:“再说,这个钱也不是我的,是人民的,所以你不要谢我,要谢就谢人民呢!你们年轻人,要集中精力好好学习,向社会学、向书本学。努力学好本领,将来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啊!”

后来,吴连登结婚的时候,毛主席又资助了二百元钱。


毛泽东女儿李敏(右)

毛泽东逝世后百万稿费的下落

毛泽东逝世以后,留下归中办特会室管理的稿酬124万。大概在八十年代,就全部上交国库了。

江南集团稳步发展

江南集团(1366)为中国最大的输配电系统以及电气装备用电线电缆制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