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和解一只手掌拍不响

特区政府推动修订《逃犯条例》,与反对派翻脸,民主党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搞出一场小风波。

在复活节假期间,林郑月娥特别回应相关事件,直指反对者“总之涉及内地就唔得”,她不点名说有部分议员希望她落台,即使与对方讨论,也是采取对抗态度。她更直言,现时已去到她个人能力难以改善的情况,自言没有足够政治能量去解决问题。

林郑这个“没有足够政治能量”的说法,一石激起千重浪,民主党议员涂谨申马上批评说,如果林郑没有政治能量,就应该是时候引退交棒。   

有政圈中人为林郑月娥不值,说她在这届政府一开局,已经做尽讨好反对派的能事。早于竞选时已承诺每年增加50亿元的教育拨款,目的就是为了讨好与民主党关系密切的教协,现在政府累计已用了80多亿在教育上。另外,林郑不但出席民主党党庆,还个人捐出三万元给民主党以示支持,开了特首捐钱给政党的先例,就算是建制派也没有得到这种礼遇。林郑对反对派,特别是民主党做尽讨好的功夫,但得不到回报,第一个叫林郑落台的就是民主党。现时林郑呻两句,民主党却加把劲狠批。

出现这种局面,有表层和深层的意义。就表层而言,林郑与民主党的关系,用一对情侣关系来比喻的话,就是林郑主动追求民主党和教协,对方自然“吊起嚟卖”。你什么事情都要听他的,稍不如意的,便破口大骂;你不服气,回敬两句,随时饱以老拳。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拍过拖的人都会明白。

较深层的意义是涉及所谓“大和解”的问题。林郑竞选时,显然有“智囊”献计,说上届特首梁振英态度强硬,与反对派的关系搞得很僵,招来反对派的全力狙击,民望大跌,最后不能够连选连任。所以林郑戮力改善与反对派的关系,让香港政治可以有大和解,大笔的教育拨款,就是抛给反对派使其“落搭”的大蜜桃。

大和解这种理念很诱人,因为一般人都讨厌争吵、追求平静,会认为梁振英无事生非,一切问题都源于他的强硬态度。所以,如果能够采取与梁振英相反的能度,向反对派招手,施政便可以一帆风顺。

但现实上政治大和解如果要成功,即便不深究谁追求谁的低层次问题,政府和反对派双方都必需愿意作出深度的和解。从反对派而言,从政者的最高期望,口说是追求民主,心中当然想上台执政。接受对方伸出的橄榄枝,目的也是换取自己有逐步执政的机会。然而,香港是中国属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想要在香港执政,一定要和中央妥协,不能冲击到中央的底线,阿爷才会让其执政。中央当日同意有提名委员会筛选的特首普选,就是要筛走一些想推翻中央政府的人,中央只会让认同中国对香港行使主权做人去做特首。问题是反对派没有强有力的政治领袖,认清问题的本质,能够与中央谈判,相互妥协。

现时的反对派就如一盘散沙,林郑主动和他们拍拖,就好像请他们去米芝莲餐厅吃大餐,他们吃完拍拍屁股走人,稍不如意就翻枱分手。一只手掌拍不响,在香港想实行这种单向大和解,有其根本的缺陷。林郑的军师,根本看不到香港搞大和解的局限,就令她跌入一个两面不讨好的尴尬境地。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黄一川,死刑!

龚史伟摄 上海一中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黄一川因自认为遭到他人的欺辱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