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止“我,准时下班”;“不上班,也准时出粮”,AI机器人将负责养你

日剧《我,准时下班》上周在日本TBS电视台首播,对于每周工时中位数为44小时的香港人,冲击也许有限,不过,微软日本刚宣布8月试行每周休三天的工作制,令日本卷起一场“不加班,多休息”浪潮,这肯定再度刺激起内地反“996工作制”的情绪。

这套日剧很煽情。女主角东山恒常地不加班,(遑论朝9晚9周6无休的中国式工作制)但她比谁都更有工作效率,而且生活充实;对比没有请过一天假、全情投入工作,可是冷面无情的第二女主角同事三谷,观众很自然倾向东山这一边,并接受剧中所传达“不要为了公司而活,要让公司为了我而活”的一种信息。

AI1

日剧《我,准时下班》为被迫加班的人,抒发“准时下班有错吗?”的怨气。(网络图片)

现实是否如是?微软日本试行“工四休三制”,为期只限一个月,到明年再恢复试行。再者,为让员工更好体验Work- Life Balance,员工在试行期间,可获公司最高10万日圆的补助。

何以微软日本那么慷慨?社长平野拓也表示︰“促使员工达到短时高效工作,好好休息、好好学习都是非常重要。”员工利用休息日参加培训、考试的费用由微软日本津贴,员工利用休息日和家人多相处,一起旅游和娱乐,亦可获补助。另外,员工更可选择参加志愿工作,或者参与文化交流活动,中间产生的使费,同样得到公司资助。

AI2

微软日本今年8月试行周休三天,希望员工有空间调整思路,改换一下工作方式。(网络图片)

日本的一切看来很美好。日本的家乡鸡、UNIQLO和雅虎等大企业,早于两三年前陆续实行“工四休三制”,当香港人羡慕不已之时,大家可能看漏一则新闻。日本软银(雅虎为软银旗下公司)董事长孙正义去年曾表示,日本劳工短缺是大问题(大企业要用周休三天吸引和挽留人手)。他指出“全日廿四小时工作的3000万台机器人,可以相当于制造业1亿人的劳动力”,因此建议大力发展AI机器人,沿此计划发展,2050年的日本经济竞争力将可名列前茅。

大家想像得到,当机器人取代人手的话,届时何愁没有更多休息日呢?不过,问题来了,大家工作减少,收入也减少,社会消费力必然降低,事关机器人只生产,不消费的,未来的经济体系将难以支持下去。有位硅谷IT人Martin Ford曾提出一个听来很荒谬,不过也有启发性的建议,灵感来自2013年瑞士动议政府无条件每月向全民发放2800美元的公投,他在Rise of Robots一书中建议,既然AI机器人取代了公民的职位,其产生的效益和利润绝对不能让拥有机器人的企业独享,必须以“公民分红”(citizen’s dividend)的名义,让所有人公平得到科技进步的经济成果。简言之,机器人负责生产,公民负责消费,因为没有消费流入市场,经济是不会增长的。

科技进步很少为社会带来难题的。今天我们争取“准时放工”,到孙正义提倡的“大量机器人取代劳动力”的梦想成真时,没有工可做的大众,争取“准时出粮”便成。说到这么超现实,你或觉得“996工作制”还是比较实在。

深蓝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

黄一川,死刑!

龚史伟摄 上海一中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黄一川因自认为遭到他人的欺辱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