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为何毛泽东的俩儿子都娶她女儿 这个亲家原是女特工

今天讲一位有传奇经历的女共产党人——张文秋。张文秋,乳名张前珍,学名张国兰,曾用名李丽娟,张双喜、陈盂君、张一萍等,出生于湖北省京山县。她1919年参加了加恽代英、林育南等在武汉领导的“五四”运动。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长期从事地下工作,经历颇为传奇。

张文秋的一生中有过六个丈夫,其中四个是工作的需要,因此是假夫妻,但是和两个丈夫生的女儿,大女儿刘思齐嫁给了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二女儿邵华嫁给了毛岸青。可以说张文秋是毛泽东的亲家。刘思齐是她和刘谦初的结晶,她和刘谦初在一九二七年结的婚,由于工作关系,二人很少见面,婚姻关系只持续了五年,一九三一年刘谦初不幸被捕,他宁死不屈,在国民党的残酷迫害下英勇就义,据说,刘谦初临死前,高亢大声地唱着国际歌,气势飞扬。

张文秋悲痛欲绝,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关系,相比她一生再也不会有“丈夫”。


张文秋第一个假丈夫叫刘先源,二人是听从上级指示,白天里假扮夫妻,十分亲密,但是到夜里就分床而睡,绝不越界。1927年,张文秋与刘谦初结婚不久,就从故乡京山躺在棺材里装死人逃到武汉,寻找省委的一个联络点,接头暗号是请她的“表哥”介绍工作。一星期后,她与一个陌生男人对上暗号,那人对她的近况作了仔细询问后,便领她到了汉口,进了三德里一幢三层小洋楼,里面有个30来岁的男人正等着她。她正纳闷,那人却笑道:“你不是要找‘表哥’吗?怎么见了面还不认识?”原来他就是常驻湖北省委的中央特派员唐戈德,代号为“表哥”。他指著领张文秋来的同志说,这位是新任湖北省委秘书长刘先源同志。

“表哥”通知张文秋:“组织已决定,你留在省委机关,担任秘书处副处长兼机要秘书,受刘先源同志直接领导。从今天起,你与刘同志伪装成一个家庭,以掩护机关工作。你的名字叫李丽娟,公开身份是小学教员,目前没有教课,就在‘家’里当‘太太’。你有什么意见吗?”

一下子变成李丽娟的张文秋说:“我一直是做公开的群众工作的,现在让我搞地下工作,还要装成‘太太’,恐怕适应不了。”“表哥”说:“让你装成‘太太’,是为了应付环境和对付敌人的。不以家庭名义就租不到房子。对外是‘夫妻’,对内还是同志关系,但公开场合一定要装得像,不能让人看出破绽,这是党交给的任务!”

“可是我已经结婚,有了爱人呀。”“正因为这一点,才让你装成‘太太’,没结过婚的还不适合呢……组织上知道你有应付敌人的能力和经验,才把这副担子交给你。”

张文秋毅然说:“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于是,他们一起将房间使用、联络办法、文件收藏和警号放置等具体问题一一安排妥当。刘先源让她以女主人身份去置办家具,再雇一名女佣。一个新的“家庭”就这样建立了。夜里,张文秋正在发愁,这“戏”该怎么演呢?“表哥”进来了,严肃地宣布了地下工作的纪律:因工作需要,以假夫妻名义为掩护,又需同居一起的男女不准谈情说爱,更不得发生男女关系;如一方已有爱人,另一方绝对不准向其求爱;在保持假夫妻关系期间,对外要尽量装得像,保证不出漏洞,一旦工作结束,就解除“夫妻”关系。“表哥”最后说:“这都是保证党的安全的铁的纪律,任何人都得无条件遵守。如有违反,轻则给予处分,重则开除党籍直至处决。李丽娟同志,你没有做过秘密工作,这些纪律应该牢牢记住并绝对执行。”张文秋庄严地回答:“我都记住了,保证遵照执行!”

从当晚起,他们在三楼临街窗口挂上两条肥皂作警号,正常时挂在那里,一旦发生险情立即取下。刘先源送走“表哥”后,又带回一套被褥。张文秋心里总是不太踏实,如今只剩下他们“夫妻”二人,并且从此每日每夜共居一室,这“戏”可怎么往下演呢?

刘先源似乎看出她的心思,轻轻地将被褥铺到小套间一张小床上,笑着说:“我睡这儿,你就在大床上安心睡吧。”一会儿,刘先源就打起呼噜,可张文秋还坐在床边发愣。几个月来,腥风血雨,出生入死,简直无法安身,如今忽然有了个“家”,还当上了“太太”,只是这位“先生”却不是自己的丈夫,两天前还根本不认识他,至今也不知他的真实姓名和确切来历。而自己的丈夫刘谦初,也不知身在何方甚至存亡难测……快天亮时,她才和衣倒在床上迷糊了一会。起床后,他们故意亲亲热热地一起洗漱和用早餐。“丈夫”出去“上班”了,“太太”让许妈上街买菜,自己在“家”收拾新居。

晚饭前,“先生”和“表哥”又一起回来,还带了两只皮箱。深夜,他们打开箱子,一箱是等待分发或需密码转译、作技术处理的文件,另一箱全是绝密材料。刘先源认真地教张文秋处理文件的技术方法。在“先生”和“表哥”的指导下,张文秋开始了新鲜而神秘的地下工作。他们彼此配合得非常默契,省委对他们的工作表示满意。只是“先生”和“表哥”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许多重要工作都是张文秋独立完成。

第二个假老公是林育南,这个名字可能大家熟悉,乃是林彪的哥哥。林育南当时的公开身份是南洋归侨资本家,张文秋将装成他的“太太”共同主持一个不小的“家庭”,为了掩护,她应改名为“张一平”。张文秋说,自己连年东奔西跑,飘泊不定,不如取个浮萍的“萍”字。林育南点头赞成。

30年代初,全国各革命根据地纷纷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中央认为有必要建立一个全国性的苏维埃中央机构,以统一领导各地的苏维埃政权,为此,必须在上海组织一次相关的会议(简称“苏准会”)。于是中共中央便抽调和集中了一批得力干部负责筹备。化妆成“侨商”“赵老板”的林育南及其“太太”张文秋就是这一工作的具体负责人。

他们“夫妻”二人,先是寻租合适的房子,他们选中了现在叫北京西路和常德路口的一处两栋相连的三层楼房,前有院墙和铁门,进门后是一片树木花草遮掩著小楼,更可取的是另有后门和通道,既气派又安全,是一处闹中取静、外人难进的理想之地。

按照身份和工作需要,“老板”与“太太”住在二楼的豪华卧室,里面有高级钢丝床、红丝绒沙发、大小衣柜和写字枱、穿衣镜、梳妆枱,还有书橱、衣帽架及茶几等等,又陈列著各种摆设和盆花等欣赏品,下铺进口地毯,墙头挂名人字画,顶上吊著琉璃华灯,好一副富豪气派。中央领导人周恩来由林育南陪同进行了检查,觉得十分满意。周恩来细心地关照张一萍:在卧室的衣帽架挂上男人的睡衣睡帽,在床前再放上男人的拖鞋。使人觉得确是“赵老板”的住处。

当时,林育南不仅另有住家,还有妻子和女儿。妻子叫李莲贞,孩子已3岁,她们和林育南的秘书李平心夫妇住在愚园路全国总工会机关里。林育南原是“全总”秘书长,调来“苏准会”后,只能在夜间悄悄回去看望妻子和女儿,“赵老板”从来没有在“夫妻”共有的豪华卧室里住过。这套房子实际成了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秘密交谈和批阅文件的专用地点,晚上则由张一萍独自享受了。

1930年5月20日,“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在上海“赵公馆”秘密召开了,来自全国十九个革命根据地的代表都是当地党和苏区的负责人。开幕时,中央总书记向忠发、政治局常委兼军委书记周恩来等领导人参加了会议。为了掩护,周恩来等设计了非常巧妙的伪装办法:由“赵老板”和“太太”对外宣称要为赵家“老太爷”过八十大寿,海内外赵氏子孙、亲友将前来拜寿。他们营造了一个颇有排场的“寿堂”,还特意请了一位老同志扮作“赵老太爷”,全体与会人员都统一了口径,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一口 咬定是来“庆贺老太爷八秩寿辰”。于是,中华全国第一个最高红色政权的筹备会议,就这样在充满封建色彩的掩护下,在反动派的白色恐怖中,顺利召开了!

1931年,受“王明路线”影响,林育南等24名党的领导人与杰出活动家在上海龙华遭到秘密杀害,史称“龙华惨案”。

后来周恩来又给张文秋派了新任务,协助著名苏联情报人员佐尔格在上海的工作。张文秋报到后,又奉命与一同志结为“夫妻”,“丈夫”是德籍华人吴照国,他是“佐尔格小组”的一个负责人。这样吴照国就成了她第三个假老公。

是吴照国,吴照国为人幽默有气质,他和张文秋因为工作结下了深厚友谊,工作结束后他就去了日本旅行。哪知吴照国一去就没再来,他的去向以至生死,都成了不解之谜……

第四个假丈夫是李耀晶,那个时候张文秋就已经有了刘思齐,每天带着孩子工作十分辛苦,李耀晶就主动把她的孩子接到老母亲那,谎称这是他和张文秋的孩子。李耀晶被叛徒出卖致死,组织上让张文秋以妻子身份帮他料理后世,算是报答他的一番好意吧。


张文秋和毛安青、邵华、毛新宇

由于国内外形势急剧变化,共产国际的机构被撤销了,张文秋奉命回到中共党内参加抗日救亡工作。直至1937年,组织上才决定让张文秋带着女儿回到延安党中央这个“家”。

最后一个丈夫是陈振亚,邵华就是他和张文秋生的。1937年冬天,张文秋和彭德怀的老部下陈振亚结婚。第二年秋天,张文秋又生一女,取名少华(小名安安),后来叫邵华。1938年8月5日,陈振亚等人在准备赴苏联途中遭国民党新疆督办盛世才扣留。1941年夏,陈振亚因受伤住院遭敌人暗算牺牲。1942年秋,张文秋其他在新疆工作的100多名同志被捕入 狱。在狱中生下了她的第三个女儿张少林。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张文秋含辛茹苦地带着3个孩子度过了这段艰苦岁月。


张文秋与陈振亚合影

1946年夏,经组织营救,与她的l00多位难友出狱回到延安,被分配在中央党校二部老干部班学习,任该班党支部宣传委员兼党小组长。全国解放后,历仟中国银行总行人事室副主任兼全国金融工会办公厅主任,中国盲人福利会总干事,中央组织部干部教育工作负责人。在此期间,她出访过苏联、波兰、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亚、东德等国,为党和人民做了大量工作,为祖国争得了荣誉。


三个女儿为张文秋过生日

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张文秋与毛泽东一家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两个在牢房里长大的女儿刘松林与邵华先后与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毛岸青结为伉俪,成为毛泽东的“双重儿女亲家”。

张文秋堪称世纪老人,她几乎经历了中国革命全过程,又是一位名副其实的革命老人,她一生经历坎坷,解放前她为革命两度入狱,坐国民党的大牢8年,老虎凳、竹签、辣椒水都没能使她屈服。“文化大革命”中,又受到迫害。在新疆坐监时,腿被打坏了,现在坐轮椅。她凭著自己坚强的信念,不屈不饶地活过来了。

1982年9月离职休养。从中组部离休后,张文秋仍笔耕不辍。她撰写的长篇回忆录《踏遍青山》已出版。2002年7月11日晚9时,张文秋在北京逝世,享年99岁。张文秋同志逝世后,江泽民、李鹏、朱镕基、李瑞环、胡锦涛、尉健行、李岚清等以不同方式,对她的逝世表示哀悼,对其家属表示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