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宁折不弯,他是黄埔军校第一个被开除的学生

1924年5月,宣侠父受中共浙江省委的委派,组织并带领樊嵩华、陈德法、石祖德、胡宗南等十余人,经上海去广州投考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成为黄埔第一期第二大队学员,在整个一期同学中年纪最长,加上文才好,既诙谐又风趣,言辞中肯,在同学中颇孚众望。


军校开学两个月后,要成立国民党支部,校党部与队的区党部均以选举产生,而分队党小组的组长却是由校本部指定,用校长蒋中正的名义公布的,慑于校长威严,没人敢公开反对。

宣侠父却挺身而出,写了一份报告呈给校长说:“由校长指定党小组的小组长,不符合党的组织法,请收回成命,改由各小组选举自己的小组长。”蒋介石看了十分恼火,把宣侠父叫去,威胁说:“你如自动收回报告,我将不予追究。”宣侠父冷静地回答:“小组长产生的办法违背了民主制度精神,应不应提意见,责任在我;接受不接受,权在校长!”蒋介石大怒,下令把宣侠父关在禁闭室反省检查,限3天之内写出悔过书,否则严惩不贷。

如果此时宣侠父向蒋低头,事情可能还有缓转的余地。但3天后,当他再次被蒋介石叫去时,宣侠父不仅没有写出悔过书,还义正词严地说:“学生无过可悔!”蒋介石盛怒之下写了一纸手令:“该学生宣侠父,目无师长,不守纪律,再三教育,坚拒不受,著即开除学籍,即令离校,以伸纪律,而整校风。”蒋还留了3天期限,3天之内愿意悔过,仍可从轻发落。

3天内,总教官何应钦率全体教职员请求蒋介石从轻发落,被严辞拒绝。于是大家又请在广州的军校党代表廖仲恺来校解救。廖火速赶到学校,对宣侠父说:“我到校长那里,把你的报告撤回,结束此事,对你来说,是委曲求全,但为革命受委屈,是不会使你受到伤害的。”宣侠父说:“个人前途事业事小,建立民主革命风气,防止独断专行的独裁作风事大。”最后宣侠父对廖仲恺说:“大璞未完终是玉,精钢宁折不为钩。”

第四天,在真理面前寸步不让的宣侠父,作为黄埔一期唯一被开除的学生,昂然走出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的大门,扬长而去。事情发生在1924年初秋,黄埔一期开学才两个月。

特朗普似不知道...

美国在20年前还是世界通信业的领导者,其朗讯和摩托罗拉 等是世界上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