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被指为联军带路火烧圆明园 龚自珍长子长时间含冤

此为又一将小说视为事实来看之事例。

龚自珍是清代思想家、诗人、文学家和改良主义的先驱者,被近代诗人柳亚子誉为“三百年来第一流”。而他的儿子也相当著名,但是“九流”。因为他被指为英法联军侵略者带路到圆明园,是火烧圆明园的“罪魁祸首”,渐渐成为坊间所说的“近代大汉奸”。

圆明园今貌 (网上图片)

龚自珍的长子名叫龚橙,于清嘉庆二十二年(公元1817年)生于上海道署,据指,他继承了龚自珍的博学通识和聪明,天资绝人,却性格孤僻,寡言少语,好为狎邪游。参加过科举考试,一试不中,即断弃科举之念,终身不再应试。晚年自号“半伦”,意思就是君臣、父子、夫妻、兄弟、朋友这五伦,他只爱一个小妾,五伦去了四伦半,故自号“半伦”。不少人都认为他虽为人坦诚,也恃才傲物,也自轻自贱。

据说龚自珍在生时,龚橙对父亲和叔叔的文字均不屑一顾,常骂其叔为不通,其父为半通。到了龚自珍死后,儿子龚橙动不动就拿出其父的文稿,随意改动。然而,龚橙晚年流寓江表,穷困潦倒,却依然恃才傲物,挥霍放诞。刚好李鸿章在上海,怜其才,哀其贫,每月派人送去二百两银子,龚橙照样吃喝嫖赌。然而,龚橙最让后世责骂的是,说他为英法联军带路,烧毁圆明园。

火烧圆明园油画 (网上图片)

据清末民初的《清朝野史大观》及《圆明园残毁考》载,公元1860年,英法联军侵入中国,龚橙随英舰北上来到北京后,将辫发盘到头顶,戴洋人帽,穿白色西装,出入洋兵营盘。随后因为英法联军不认识路,他将联军引进圆明园,并抢先一步单骑直入,取珍宝重器以归,大发横财;然后,伙同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

龚橙作英法联军的“带路党”,是真的吗?虽然有历史笔记有说法,但有研究者认为不足以为信,认为说法是诬蔑和信口雌黄。龚橙虽然在英国人帐下当幕僚,可能随军去到北京城,但并没真实可靠的史料证明他给英法联军带路。

1860年被英法联军攻陷的北京安定门 (网上图片)

龚橙当 “带路党”,所有的记载均为野史和小说。想多一层,圆明园是万园之园,大一片园林,即便英法联军不知其确切地址,也会很快找到。发生“火烧圆明园”这一单皇室大事,事后恭亲王及其他满族大臣并没有提及过龚橙带路,更何况在包括英法联军在内的回忆录中,也未提及龚橙,足以证明龚橙作“带路党”纯属虚构。史料也证明,第一天首先时入圆明园的,实为法国军队,而英军第二天才进入圆明园。

描绘英军掠夺圆明园的情景 (网上图片)

研究者再细考,龚橙“带路党”的指控,大约在民国时期才开始产生和广泛流传。20世纪初期,开始出现龚橙与英军同行参与劫烧圆明园的说法;到了1925年以后,流言进一步演化为龚橙主动引领英军烧园。

《清朝野史大观》载:“庚申之役,英以师船入京,焚圆明园,半伦实与同往。橙单骑先入,取金玉重器而归。”《圆明园残毁考》则指:“所以焚掠圆明园者,因有龚半伦为引导......为英领事纪室。及英兵北犯,龚为响导曰:‘清之精华在圆明园。’及京师陷,故英法兵直趋圆明园。”

描绘英国谈判代表额尔金伯爵于1860年10月24日举行进京仪式 (网上图片)

至于,真正让“带路党”之说法深入人心,就由曾朴的小说《孽海花》以及蔡东藩的《清史演义》实现。小说呈现细节描写,形容龚橙满腹怨念,是不择手段、寡廉鲜耻的汉奸。由此,龚半伦“带路党说”由传言变成了“铁案”。

战后,清政府和英国议和时,《孽海花》更如此描绘:“英使(威妥玛)在礼部大堂议和时,龚橙亦列席,百般刁难,恭亲王奕䜣大不堪,曰:龚橙世受国恩,奈何为虎像翼耶?龚厉声说:吾父不得官翰林,吾贫至餬口于外人,吾家何受恩之有?恭亲王瞠目看天,不能语。”写得像真的一样,由此,龚橙成为近代有名的汉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