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宋代大型嘉年华文娱荟萃 象征繁荣也醉生梦死

“宋代是近代社会之始”一点也不为过。

“国学大师”钱穆曾说:“中国在唐代以前可称为古代社会,自宋代起至现在可说是近代社会。”作为中国近代社会之始,宋朝近代化或现代化,不少史学家都有共识。宋代商业信贷、冶金煤矿、制造工业以及对外贸易相当发达,商业化和城市化也达到较高水平,拥有财产权的中产阶级和市民阶层渐成气候。

《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宋代物质丰富,文化生活繁华,还会追求诗意品味享受。我们从画作《清明上河图》以及众多宋人笔记中,更能具体了解当时宋人、尤其是在大城市的宋人,生活有多精彩。今次讲及的是“勾栏瓦舍”,是宋朝繁荣的象征。

据载,宋代的“瓦舍”,是宋代城市的娱乐中心,又称“瓦子”、“瓦市”、“瓦肆”。至于“勾栏”为“瓦舍”当中的文娱设施,亦称“构肆”、“游棚”,当观众入场后,可按自己的喜好,观看不同类型的文体表演。宋人吴自牧《梦梁录·卷十九》载:“瓦舍者,谓其‘来时瓦合,去时瓦解’之义,易聚易散也。”换句话说,即是与现今所说的大型嘉年华差不多,但敢说“瓦舍”还比现代嘉年华更热闹更大规模。

仇英版《清明上河图》的小型“勾栏” (网上图片)

据了解,“瓦舍”游人可以自由进出,进去又不一定要到“勾栏”看表演,也可只是找吃找喝的,因为,位于名都大邑的“瓦舍”,会荟萃大铺小店、舞榭歌台、酒垆茶庄皆。就算一些算卦人、药贩、剃头匠等诸业行家,都会去瓦舍做生意,热闹得很。

然而,每个“瓦舍”,都设有数量不等的“看棚”,是专供表演的舞台,称为“勾栏”,内设戏台、后台、观众席等。勾栏表演内容很多,有说书、小唱、杂剧、皮影、散乐、舞蹈、角牴(即相扑)、杂技等。瓦舍的演出全天候的,无论刮风下雨,瓦舍勾栏天天有演出。以北宋作背景的著名章回小说《水浒传》,也讲到梁山好汉最喜欢到勾栏瓦舍游玩。第110回,燕青带李逵潜入东京城观赏元宵花灯:“......来到瓦子前,听得勾栏内锣响,李逵定要入去......”

《清明上河图》的说书人,据了解,南宋时凡在瓦舍中的说书人,收入通常稳定 (网上图片)

 

据描绘宋徽宗年间汴梁情况的《东京梦华录》,记载了近十座瓦舍,著名的有新门瓦子、桑家瓦子、朱家桥瓦子、州西瓦子、保康门瓦子等,但实际上应该不止此数。到了南宋迁都杭州,大批艺人也南下临安,瓦舍有增无减。宋末元初人周密的《武林旧事》,忆述南宋都城临安风貌,记录了有“瓦舍”二十三座,甚至小县城市镇也有“勾栏”。《梦粱录》及《西湖老人繁盛录》上记载,临安最大的娱乐中心为北瓦,内有勾栏十三座,日夜表演多种节目,每日市民游乐休闲数千。

《清明上河图》局部 (网上图片)

据指,为了招徕观众,有勾栏会张挂“招子”,写明演员与献演节目。瓦子大舞台亦捧红不少戏子,仅说“傀儡戏”,开封城名角就有张金钱、李外宁等人。南宋杭州名角之数远于北宋开封。由于好的艺人是勾栏的摇钱树,所以勾栏会为艺人大做文章。

勾栏瓦舍规模如此大以及兴盛,不大可能完全由民间自发,所以实为官府管理,《东京梦华录·京瓦伎艺》载:“崇、观以来,在京瓦肆伎艺,张延叟、孟子书主张。”学者考证指,孟子书为北宋末的乐官,“主张”乃主管之意。即是说,地方朝廷任命专门的乐官来管理东京的“瓦肆伎艺”。然而,在瓦舍勾栏以外也能看娱乐表演。宋朝名为“路岐人”的民间艺人,主要于闹市路边表演。

《清明上河图》的街头大型表演 (网上图片)

“瓦舍勾栏”为宋代特有的城市文化建设。到了元代时,瓦舍勾栏犹存,但入明后就销声匿迹了。据了解,一方面因为改朝换代兵荒马乱,大部分瓦舍勾栏毁于战乱,后来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严厉限制市民娱乐,导致城市娱乐业迅速衰落。要等到明代中晚明时才恢复繁华,但瓦舍勾栏却再有复活。